Pages

3.31.2009

SPP Implementing opinion on the work of advancing prosecutors' training and education (2009 - 2012)

Summary (Chinese)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2009年—2012年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的实施意见

为深入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进一步加强检察教育培训工作,加快建设高素质检察队伍,推动检察事业科学发展,现就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提出以下意见。
  一、从全局和战略的高度,深刻认识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的重大意义
  当代中国,正处在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重要历史时期。检察机关经过恢复重建30年来的发展,检察事业和检察队 伍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面临难得机遇和新的挑战。面对新形势新要求,进一步加强队伍建设,全面落实中央关于继续大规模培训干部、大幅度提高干部素质的战略 部署,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充分发挥检察教育培训的先导性、基础性和战略性作用,意义十分重大。
  (一)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是检察机关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始终坚持正确政治方向的必然要 求。党的十七大指出,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最根本的就是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加强思想理论建设,是我们党永 葆先进性的根本保证,也是检察工作沿着正确方向不断前进的根本保证。检察教育培训是关系检察事业全面发展和进步的重要基础性工作。只有大规模推进教育培训 工作,大力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培训学习,继续深化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才能不断增强全体检察人员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认同、理论认同、感 情认同,更加自觉、更加坚定地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捍卫者和社会公平正义的守护者。
  (二)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是全面加强和改进检察工作、努力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事业新局面的客 观需要。党的十七大对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作出了战略部署。胡锦涛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有关政法工作和检察工作 的一系列重要讲话和指示,为全面加强和改进检察工作、开创检察事业新局面进一步指明了方向。检察工作要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实现自身的科学发展、有效服务和有 力保障经济社会科学发展,必须把教育培训纳入检察事业整体布局、提到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理论和实践作为教育培训的主要内容,组织 和引导全体检察人员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准确把握党中央关于检察工作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的重要论述,紧紧围绕检察业务中的重点、热点和难点问题进行 学习和研究,进一步提高贯彻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能力和水平,提高法律监督和公正执法的能力和水平,提高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的能力和水平。
(三)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是按照严格公正文明执法的要求建设高素质检察队伍的紧迫任务。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检察队伍人员结构、知识 层次有了较大改善,但整体素质和专业化水平不高的问题尚未根本改变,总体状况与严格公正文明执法的要求还有不小差距,一些地方专业人才缺乏、检察官断档等 问题还比较突出。教育培训作为检察队伍建设的基础性、先导性、战略性工程,是提高队伍素质和能力的有效途径和重要手段。解决检察队伍建设存在的突出问题, 必须按照专业化建设要求,大力加强法律监督能力建设,大规模推进教育培训工作,大幅度提高检察队伍政治业务素质,努力培养一支能够适应新时期法律监督工作 需要、党和人民满意的高素质检察队伍。
  二、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统领,进一步明确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的总体要求
  (一)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的总体思路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 发展观,按照党的十七大精神和胡锦涛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建设高素质检察队伍的重要指示精神,以增强法律监督能力为核心,以促进专业化建设为方向,以 领导骨干和业务一线检察官为重点,以改革创新为动力,全面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大规模组织正规化培训,广泛开展岗位练兵,大力强化高层次人才培养,着力 加强西部和基层教育培训工作,为检察事业科学发展提供坚强的思想政治保证、人才保证和智力支持。
  (二)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的基本目标是:检察教育培训规模进一步扩大,正规化培训覆盖全员。教育培训的针对性、适应性、实效性进一步提 高,质量全面提升,效果整体优化。基础建设明显加强,培训投入逐年加大,保障能力不断提高,教育培训持续发展的后劲切实增强。检察教育培训的体系、制度日 渐完善,检察人员素质能力养成机制进一步建立健全。经过四年努力,全面实现从学历教育向能力教育的转变,从应急性、临时性培训向系统化、规范化培训的转 变,从一般法律课程、讲座向多形式、多层次的岗位培训的转变。
  (三)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应当遵循下列原则:
  ——坚持把提高思想政治素质摆在首位。把政治理论教育学习贯穿于各级各类检察教育培训始终,努力使检察教育培训成为宣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阵地。
  ——坚持把增强法律监督能力作为核心。紧紧围绕法律监督能力建设组织开展各类培训。重点加强检察领导能力及检察业务领域必需、急需的各种法律监督技能的训练培养。
  ——坚持以人为本,理论联系实际。紧密联系检察业务和队伍建设实际,围绕各类检察人员岗位工作实际开展培训,切实做到以人为本、按需施教、因人施教、学用一致。坚持质量为先、规模与效益并重,不断增强培训的针对性、实效性和吸引力。
  ——坚持全员培训,分级实施。规范培训职能分工,突出重点,保证培训的全员覆盖。高检院重点培训省级院领导班子成员、分州市院和基层院检察长、 省级院业务部门主要负责人及部分拟任检察官和晋升高级检察官人员、高检院干部;省级院重点培训本地区其他检察领导干部、业务骨干及拟任检察官和晋升高级检 察官人员;分州市院按省级院部署培训基层院检察人员;基层院抓好在岗学习,发挥岗位实践锻炼培养人才和业务骨干在带动业务发展、人才成长中的作用。
  ——坚持改革创新,科学发展。深化制度机制创新。重点改革完善教育培训的体系模式、内容方式、管理制度。加快建立检察人员培训、考核、任用三位一体的有效机制。面向一线、倾斜基层、加强西部,逐步实现检察教育培训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三、不断加大政治理论教育培训力度,坚定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捍卫者和社会公平正义守护者
  (一)持之以恒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教育培训。把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作为检察教育培训的中心内容和首要任务,切实做到“进教 材、进课堂、进头脑”,教育引导队伍坚持“三个至上”、“四个在心中”,提高运用科学理论分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增强建设、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 坚定性、自觉性。
  (二)继续深化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培训。把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作为必修内容融入各类培训,健全集中教育与自我教育、理论学习与岗位践行相结合的 长效机制,教育引导队伍端正执法观念、改进执法作风、规范执法行为、改善执法形象,切实提高执法公信力、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 和检察理论的教育培训,帮助广大检察人员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理论、坚定坚持和发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的信心和决心。
  (三)不断加强检察职业道德、职业纪律教育培训。把反腐倡廉教育作为各级各类检察教育培训的必修课程专门安排,逐步建立起具有检察特色的廉政教 育常态机制。坚持廉政教育与职业道德职业纪律教育相融通、日常教育与集中教育相结合,重点强化对党员领导干部、新进人员及拟任检察官人员的廉政教育、职业 道德和职业纪律教育,强化廉洁从检意识,增强职业自律能力。
  (四)突出加强领导干部政治轮训。分主题对领导干部进行政治轮训,促进政治轮训制度化、规范化和实效化。重点抓好地方三级院班子成员的政治轮 训,着力强化党性观念、全局观念、政治纪律观念和责任意识,提高政策理论修养,提高廉洁自律、抵御风险、拒腐防变能力。从2009年开始,高检院每年结合 年中全国检察长座谈会对省级院检察长和高检院各部门、单位主要负责人进行一次政治轮训。
  四、全面推进正规化岗位培训,切实强化法律监督能力建设
  (一)深化正规化培训体系建设,实现岗位培训的全员覆盖。完善和巩固以领导素能培训、任职资格培训、专项业务培训和岗位技能培训为基本类型的岗 位培训体系,坚持系统内自主培训与选派参加系统外培训相结合,建立健全检察人员每年定期培训制度;配合检察人员分类管理改革,进一步规范和细化分级分类实 施的正规化培训体系。
  (二)着力强化领导素能培训。加强领导科学、管理科学等内容的培训学习,提高领导干部领导推动和服务科学发展、“带队伍、促业务”、做群众工作 和应对突发公共事件的能力。高检院在2008年完成分州市院检察长轮训的基础上,2009年轮训完省级院领导班子成员,2010年底前轮训完基层院检察 长,2012年底前轮训完省级院业务部门负责人。省级院2011年底前轮训完分州市院、基层院的班子成员,2012年底前轮训完分州市院、基层院业务部门 负责人。有条件的分州市院可按省级院部署轮训基层院业务部门负责人。开展后备干部培训。
  (三)大力加强任职资格培训。严格实行凡进必训,规范晋级培训,做到非经培训不能上岗任职、不能晋级。重点加强和完善初任检察官、晋升高级检察 官资格培训及新进大学生、军转干部等新进人员岗前培训。强化新任领导干部适应性任职培训,新任领导干部任前未接受培训的,应在任职后1年内组织补训或参加 相关培训。针对拟任岗位特点和履职需要,探索转岗培训和其他任职培训。
  (四)全面加强专项业务培训。以执法业务骨干为重点,大规模开展专项业务培训,着力加强从事各项检察工作必需、急需的专门技能培训,注重培养做 群众工作和处置突发公共事件的能力。加强上级院业务部门对下级院业务工作与业务培训的指导,推动业务工作与业务培训相互促进、全面发展。从2009年开 始,高检院每年举办15-20期全国性专项业务培训,培训地方和高检院业务骨干2000人左右;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每年培训人数应不少于辖区检察人员 总数的四分之一。
  (五)认真组织岗位通用技能和综合知识培训。适应网上办公办案需要,开展电子检务培训。广泛组织司法语言、公文写作与文书处理和外语等岗位通用 技能培训。积极开展综合知识培训,引导检察人员努力学习哲学、社会学、经济学、历史学及其他社会科学理论和自然科学知识,不断改善知识结构。
  (六)深入推进岗位练兵活动。研究检察机关全员岗位练兵与业务竞赛指导性意见,加强对下指导,推动岗位练兵、业务竞赛制度化和长效化。推广岗位 练兵成熟经验和可行模式,尊重和发挥地方各级院首创精神,摸索岗位练兵新模式。坚持“传、帮、带”和“练、学、赛、用”相结合,推行主题式岗位练兵,开展 案例研讨评析、审讯庭审观摩点评、技能演练交流等活动,突出实战、实务技能训练。着力加强基层院岗位练兵,保证全员参与。分级组织业务竞赛。
  (七)广泛开展创建学习型检察院活动。以提高自主学习、创新学习能力为重点,因地制宜开展创建活动。引导树立终身学习观念,大兴学习钻研之风, 坚持岗位学习、自主学习,倡导多形式团队学习,营造崇尚学习、精研法律、精研业务和自我充实、自我提高的良好氛围,不断学习新知识、增长新本领。
  五、继续强化高层次检察人才培养,加快构建检察人才战略高地
  (一)进一步规范检察人才选拔评审工作。根据各类检察业务工作特点,针对具体检察业务实践需要,研究和细化、完善检察人才选拔评审办法。探索按 业务类别和工作内容、工作特点分类培养评审检察人才。在继续考察检察人才必要的理论素养、研究能力同时,更加注重考察业务能力、业务水平和业务实绩。
  (二)造就一批检察业务专家。今后4年,高检院组织评审2批共150名左右全国检察业务专家,使全国检察业务专家达到200名左右。各省级院培养选拔的省级检察业务专家达到30至50名。
  (三)培养一批检察业务尖子和办案能手。今后4年,结合业务工作实践、业务竞赛、业绩考核、人才评审等,各市(地区、自治州、盟)分别培养选拔30名以上的检察业务尖子,各基层院培养选拔一批办案能手。
  (四)积极培养检察事业科学发展急需的其他人才。抓紧培养一批拔尖检察理论研究人才,推动检察理论研究的繁荣与发展。努力培养检察技术人才、检察管理人才和检察工作所需的其他人才,改善检察人才队伍结构。
  六、着力加强西部和基层教育培训,进一步解决检察教育培训发展不平衡问题
  (一)深入推进西部、基层培训工程。高检院每年在国家检察官学院培训西藏、新疆和其他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中青年检察业务骨干300人以上,同时保 证全国性培训班次西部地区骨干参训比例不低于三分之一;国家检察官学院分院定向培训西部地区业务骨干;东中部地区加大代培代训西部地区业务骨干等对口支援 力度;试行西部地区教育培训重点项目支持。支持、帮助培养藏汉、维汉、蒙汉等“双语”人才300人。力争到2012年,西部、基层检察队伍本科以上学历人 员比例提高10个百分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每年培训辖区四分之一的基层检察人员。
  (二)加强西部和基层巡回培训。高检院组建全国检察业务讲师团,选派优秀教师、检察业务专家、骨干赴西部地区开展现场教学,每年巡回培训2次以上。省级院每年组织不少于3次的基层巡回培训。
  (三)不断增强西部、基层教育培训自主发展能力。引导西部地区检察院用好外援、内挖潜力、加强培训基地和培训质量建设,增强自主培训能力。西部、基层检察院组织外出参训人员就所学内容交流传学,实现一人参训、普遍受益;充分发挥岗位练兵提高业务能力的作用。
  七、深入推进检察教育培训改革,进一步提高检察教育培训质量
  (一)创新完善培训内容、课程与教材资料体系。开发形成由政治教育、专业理论、业务能力和综合素养等构成的检察教育培训内容模块。根据培训需求 设置各类培训和具体班次教学内容。加强和规范培训课程、教材资料建设,力争在2012年底前初步形成检察业务专题讲授课程体系和检察业务培训教材体系,努 力实现主要培训类型中同类培训在教学目标、内容、课程、教材与考试考核上的规范统一。
  (二)改革完善培训教学方式。实现由一般性轮训为主向专题培训为主转变。坚持教学相长、学学相长,强化实践性教学环节。培训机构应加强教学法研 究、切实提高教学水平和质量。灵活采用讲授式、研究式、案例式、体验式等教学方法,大力推行案例教学法,国家检察官学院及其分院、省级检察官培训机构建立 检察业务教学案例库。
  (三)大力实施网络培训工程。开发优质网络培训课程、课件,建立远程教学资源库。开设检察专网教育培训专栏、开辟网络学堂、开展网络直播授课。 国家检察官学院组建中国检察官培训网,重点为西部、基层检察人员提供网络学习机会。高检院将利用视频会议系统就新政策新法律、新司法解释等组织高层次专题 讲授。
  (四)改进和加强师资建设。出台加强和规范检察师资队伍建设指导意见,研究推动检察教官制度建设。强化专职教师培训培养,从优待教,有计划安排 教师挂职锻炼、参加业务会议、参与案件咨询等活动。坚持专兼结合,选聘领导干部、检察业务专家、业务骨干及优秀法官、优秀警官、资深律师和专家学者兼教; 大力挖掘内部资源,推行检察官教检察官制度,省级以上检察业务专家应积极参与培训教学活动,轮流在培训机构从事一定时限专题授课,保证培训效果。2009 年起,在国家检察官学院安排一批检察业务骨干脱产半年担任检察教官。建立兼职教师的考核、管理和激励机制。国家检察官学院每年培训一批专职教师和系统内兼 职教师。评选检察教育名师。建立全国和省级检察教育师资库。
  (五)规范和强化培训基地建设。省级院均应建立培训基地,有条件的省级院可建立国家检察官学院分院,不断健全培训基地体系,扩大培训能力。充分 发挥本系统培训基地的培训功能,系统内的各类培训原则上应在国家检察官学院及其分院和地方检察官培训基地举办。出台加强和规范培训基地建设与使用管理指导 意见,加强对培训基地建设、使用和管理等的检查考核评估,确保基地为培训所建、为培训所用。2012年底前,高检院将结合培训机构教学检查,组织进行一次 培训基地综合考核评估。加强国家检察官学院建设,发挥其在教育培训中的“龙头”示范辐射作用;规划和发挥国家检察官学院分院承办全国性培训的功能。探索检 察业务实训基地建设。
  (六)健全强化培训经费保障机制。各级院应把教育培训经费列入检察经费总体预算,并按合理比例单独列支,确保满足培训需要。积极争取中央财政和 地方财政的支持,逐步建立计划内的培训由财政分级解决培训经费的保障机制。积极争取重要培训项目专项经费。严格经费使用管理,做到专款专用、勤俭办学、厉 行节约、杜绝浪费。
  (七)健全落实管理机制制度。推行教育培训项目管理制度。探索干部自主选学与组织培训相结合的培训机制。研究检察教育培训工作质量评估办法。推 行培训学习学分和档案管理制度,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和业务骨干每年参加各类脱产、集中培训学习不应少于110学时,其他干部每年参加各类脱产、集中培训学 习不应少于100学时。把干部教育培训情况作为干部选拔任用的重要依据。
  八、大力加强教育培训组织领导,进一步提高教育培训组织保障水平
  (一)强化领导责任。各级院党组要担负起对检察教育培训工作的领导责任,切实把教育培训摆上重要议事日程,审定培训规划,帮助解决困难和问题, 为教育培训工作提供坚实的人力、物力和组织保障;教育培训部门干部人数应与本地区检察队伍人数保持合理比例、满足大规模培训工作需要。检察长要把教育培训 作为必抓的“一把手工程”,对本地区、本单位检察教育培训工作负总责、带头重视、亲自过问。分管院领导要直接负责、抓督促检查、带头上讲台。政工部门要具 体负责、抓组织落实。建立健全领导干部到培训机构讲课、作报告、同学员座谈的制度。教育培训的工作情况要列入地方各级院年度工作情况和领导班子工作情况考 核指标。
  (二)完善工作格局。增强高检院、省级院宏观规划指导、协调管理功能,省级院要确定专门机构主管教育培训工作。省、市级院建立教育培训工作联席 会议制度,形成职责分工明确、沟通合作有力的工作机制和各司其职、各负其责、齐抓共管的教育培训工作格局。进一步理顺教育培训主管部门与培训机构的职能关 系,发挥主管部门管方向、管政策、管指导和培训机构具体组织实施教学的作用。
  (三)科学规划统筹。省级院应根据本《意见》,结合实际,制定工作计划或实施方案,确定本地区大规模推进检察教育培训工作的目标任务,落实工作 措施。加强分类指导和督促检查。要把检察教育培训工作与其他检察工作,把贯彻落实本《意见》与执行《检察官培训条例》、《“十一五”期间全国检察干部教育 培训规划》紧密结合起来,确保工作协调发展、任务全面完成。
  (四)加强学风建设。把学风建设作为一项根本措施常抓不懈。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学以致用,着力在教学活动中引导、帮助解决学员思想和工作中的实 际问题,避免照本宣科、无的放矢。把联系实际组织教学的能力和情况作为考核评估教学质量的重要内容。严肃培训纪律,坚持从严治校、从严治教、从严治学,完 善规章制度,提高服务管理水平。加强对学员培训学习情况的考核和管理,使学员真正做到严格自律、勤奋好学、严谨求学、刻苦钻研、学有所获。

3.26.2009

Third Five-Years Reform Programme for the People's Courts

《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2009-2013)》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2009-2013)》已经中央批准,现印发给你们,请认真贯彻执行。贯彻执行中的重大事项,请及时报告我院。

二○○九年三月十七日

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2009-2013)

为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落实中央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总体要求,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满足人民群众对司法工作的新要求、新期待,实现人民法院科学发展,现制定《人民法院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2009—2013)》。
一、深化人民法院司法改革的指导思想、目标和原则
(一)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指导思想
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指导思想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 观,牢固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贯彻从严治院、公信立院、科技强院的工作方针,从满足人民群众司法需求出发,以维护人民利益为根本,以促进社会和谐为主 线,以加强权力制约和监督为重点,从人民群众不满意的实际问题入手,紧紧抓住影响和制约司法公正、司法效率、司法能力、司法权威的关键环节,进一步解决人 民群众最关心、最期待改进的司法问题和制约人民法院科学发展的体制性、机制性、保障性障碍,充分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优越性,为社会主义市场经 济体制的顺利运行,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坚强可靠的司法保障和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二)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目标
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目标是:进一步优化人民法院职权配置,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加强队伍建设,改革经费保障体制,健全司法为民工作机 制,着力解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司法需求与人民法院司法能力相对不足的矛盾,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审判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 司法制度。
(三)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原则
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原则:一是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是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很强的政治性、政策 性、法律性,必须在党的统一领导下,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积极稳妥,循序渐进,自上而下,总体规划,分步推进;必须牢牢把握司法改革导向,确保 人民法院司法改革的正确政治方向。二是始终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方向。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必须符合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必须 以马克思主义法制思想和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为指导,必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法治建设道路,必须体现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的要 求,确保有利于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有利于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有利于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有利于加强和改进党对人民法院工作的领 导。三是始终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必须立足于我国仍处于并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和发展阶段性特征,既认真研究和吸收 借鉴人类法治文明有益成果,又不照抄照搬外国的司法制度和司法体制;既与时俱进,又不超越现阶段实际提出过高要求。四是始终坚持群众路线。司法体制和工作 机制改革必须充分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充分体现人民群众的意愿,着眼于解决人民群众不满意的问题,自觉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和检验,真正做到改革为了人民、 依靠人民、惠及人民。五是始终坚持统筹协调。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必须立足于提高人民法院履行法律赋予的职责使命的能力,统筹协调中央和地方、当前和长 远的关系,统筹协调上下级法院之间、人民法院与其他政法部门之间的关系,确保各项改革措施既适应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民主政治建设、公民法律素养的要求,又 适应人民法院和法院干警的职业特点,积极推进人民法院事业科学发展。六是始终坚持依法推进改革。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各项措施要以宪法和法律为依据, 自觉接受人大监督,维护人民法院的宪法地位和司法权威,凡与现行法律相冲突的,应在修改相关法律法规后实施,确保人民法院各项改革措施完全符合宪法精神和 法律的规定。七是始终坚持遵循司法工作的客观规律。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必须结合审判和执行工作自身特有的规律,注重探索司法规律在特定国情、特定环境 下的具体应用和体现。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司法改革全局,建立符合司法规律的科学的审判制度和有效的执行工作机制,完善司法管理体制,努力提高人民法院的 司法能力,确保人民法院各项改革措施适应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要求。
二、2009—2013年人民法院司法改革的主要任务
(一)优化人民法院职权配置
1、改革和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职权运行机制。以审判和执行工作为中心,优化审判业务部门之间、综合管理部门之间、审判业务部门与综合管理部门之间、上下级法院之间的职权配置,形成更加合理的职权结构和组织体系。
2、改革和完善刑事审判制度。规范自由裁量权,将量刑纳入法庭审理程序,研究制定《人民法院量刑程序指导意见》。完善刑事诉讼第一审程序和第二审程序,落 实检察机关和律师在刑事审判中的职能作用的有关规定,切实提高审判质量和效率。建立减刑、假释审理程序的公开制度,严格重大刑事罪犯减刑、假释的适用条 件,加强同步监督。配合有关部门促进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审理期限的立法完善;完善保外就医、暂予监外执行、服刑地变更的适用条件和裁定程序;完善刑事 附带民事审判制度,规范财产刑和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裁判的执行工作机制,强化诉讼调解,促进裁判执行;完善刑事证据制度,制定刑事证据审查规则,统一证据采 信标准;建立健全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和保护制度,明确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范围和程序。
3、改革和完善民事、行政审判制度。进一步完善民事诉讼证据规则。明确军事法院受理军内民事案件的具体条件。建立健全符合知识产权案件特点的审判体制和工 作机制,在直辖市和知识产权案件较多的大中城市,探索设置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案件的综合审判庭。推进行政诉讼法的修改进程,促进行政诉讼审判体制和管辖制度 的改革和完善。完善民事、行政诉讼简易程序,明确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范围,制定简易程序审理规则。建立新型、疑难、群体性、敏感性民事案件审判信息沟通协 调机制,保证裁判标准统一。
4、改革和完善再审制度。完善刑事审判监督程序,规范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出的刑事抗诉案件的审判程序,完善刑事申诉案件立案与再审的职能分工和工作流程。 完善民事再审程序,依法保护当事人的申请再审权,正确处理依法纠错与维护司法既判力的关系,切实解决人民群众申诉难和申请再审难问题。
5、改革和完善审判组织。完善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的范围和程序,规范审判委员会的职责和管理工作。落实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受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列席同级 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的规定。完善合议庭制度,加强合议庭和主审法官的职责。进一步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扩大人民陪审员的选任范围和参与审判活动的范围,规 范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案件的活动,健全相关管理制度,落实保障措施。
6、改革和完善民事、行政案件的执行体制。严格规范执行程序和执行行为,提高执行工作效率。规范人民法院统一的执行工作体制。完善高级人民法院对本辖区内 执行工作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的工作机制。完善执行异议和异议之诉制度。贯彻审执分立原则,建立执行裁决权和执行实施权分权制约的执行体制,当事人提起的执 行异议之诉由作出生效裁判的原审判庭审理。规范诉讼中财产控制措施的工作分工,完善评估、拍卖、变卖程序,健全执行程序中的财产调查、控制、处分和分配制 度,制裁规避执行行为。配合有关部门建立健全执行威慑机制,依法明确有关部门和单位协助执行的法律义务;推动建立党委政法委组织协调、人民法院主办、有关 部门联动、社会各界参与的执行工作长效机制。
7、改革和完善上下级人民法院之间的关系。加强和完善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的监督指导工作机制,明确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进行司法业务管理、 司法人事管理和司法行政管理方面的范围与程序,构建科学的审级关系。规范发回重审制度,明确发回重审的条件,建立发回重审案件的沟通协调机制。规范下级人 民法院向上级人民法院请示报告制度。完善委托宣判、委托送达、委托执行工作机制。
8、改革和完善审判管理制度。健全权责明确、相互配合、高效运转的审判管理工作机制。研究制定符合审判工作规律的案件质量评查标准和适用于全国同一级法院的统一的审判流程管理办法。规范审判管理部门的职能和工作程序。
9、改革和完善人民法院接受外部制约与监督机制。完善人民法院自觉接受党委对法院领导班子及其成员、党组织、党员干部进行监督的工作机制。健全依法向人大 报告工作并接受监督的工作机制。规范人民法院接受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内容、方式和程序。规范人民法院接受新闻舆论监督的工作机制。
10、加强司法职业保障制度建设。加强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保障机制建设。研究建立对非法干预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办案行为的责任追究制度。研究 建立违反法定程序过问案件的备案登记报告制度。加大对不当干预人民法院审判和执行工作的纪检监察力度。完善惩戒妨碍人民法院执行公务、拒不执行人民法院作 出的生效裁判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规定。完善最高人民法院就司法解释工作与相关部门的协调制度和人大备案制度,保证司法解释的统一和权威。
(二)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
11、建立和完善依法从严惩处的审判制度与工作机制。适应新形势下依法打击严重犯罪的需要,适时制定从严惩处严重犯罪的司法政策,完善有关犯罪的定罪量刑 标准。完善死刑复核程序,提高死刑案件复核的质量和效率。配合有关部门研究建立犯罪人员的犯罪登记制度,完善从严惩处严重犯罪的诉讼制度;建立严格的死刑 缓期执行和无期徒刑执行制度,明确死刑缓期执行和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后罪犯应当实际执行的刑期。
12、建立和完善依法从宽处理的审判制度与工作机制。完善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制度和机构设置,推行适合未成年人生理特点和心理特征的案件审理方式及刑罚执行 方式的改革。探索建立被告人附条件的认罪从轻处罚制度。配合有关部门有条件地建立未成年人轻罪犯罪记录消灭制度,明确其条件、期限、程序和法律后果;研究 建立老年人犯罪适度从宽处理的司法机制,明确其条件、范围和程序;研究建立刑事自诉案件和轻微刑事犯罪案件的刑事和解制度,明确其范围和效力;完善在法定 刑以下判处刑罚的核准制度;研究建立轻微刑事案件的快速审理制度,扩大简易程序适用范围;依法扩大缓刑制度的适用范围,适当减少监禁刑的适用,明确适用非 监禁刑案件的范围。
13、建立健全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司法协调制度与保障制度。配合有关部门建立刑事审判与行政执法、执纪的有效衔接机制。建立体现宽严相济、促进社会和 谐稳定的办案质量考评制度和奖惩机制,改进办案考核考评指标体系,完善人民法院错案认定标准和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制度。
(三)加强人民法院队伍建设
14、完善法官招录培养体制。配合有关部门完善法官招录办法。最高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遴选或招考法官,原则上从具有相关基层工作经验的 法官或其他优秀的法律人才中择优录用。建立选任法官的综合素质全面考察标准。通过定向选拔、委托培养、定期工作、定向流动等法官招录办法改革,切实解决中 西部少数民族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基层人民法院法官短缺与法官断层问题。建立和完善军事法院法官转任地方人民法院法官制度。
15、完善法官培训机制。加强法官的思想政治教育,形成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教育的长效机制。建立符合法官职业特点的在职培训制度。推行法官全员定期集中培训 制度。完善初任法官任前培训制度和晋升晋级培训制度,切实增强人民法院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与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司法能力。加大对少数民族法官的培训力 度,尤其是加强对少数民族法官的双语培训,尽快培养一批适应少数民族地区审判工作需要的双语法官。
16、完善法官行为规范。严格执行“五个严禁”规定,落实监督责任,确保司法廉洁。建立健全审判人员与执行人员违法审判、违法执行的责任追究制度和领导干部失职责任追究制度。研究建立审务督察制度,加强督察督办工作,强化对法官违反司法行为规范的惩戒措施。
17、完善人民法院反腐倡廉长效工作机制。构建符合法官职业特点的职权明确、考核到位、追究有力的责任体系,推进从源头上防治司法腐败的体制机制改革。完 善和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度,加强人民法院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建立与社会主义审判制度相适应的人民法院纪检监察工作体制机制。完善巡 视制度,研究建立在各业务庭室派驻廉政监察员制度。建立法官廉政档案制度,研究建立确保司法廉洁的廉政激励机制。健全举报网络,加强内外监督机制之间的信 息沟通和相互衔接工作,全面推进人民法院党风廉政建设。
18、完善人民法院人事管理制度和机构设置。建立健全人民法院科学的选拔任用机制和有效的干部监督管理机制,增强人事管理的透明度和公开性。完善法官及其 辅助人员分类管理的制度。改革人民法院司法警察体制,明确司法警察的法律地位、作用、职责和职权,优化司法警察的职能设置,规范人员管理体制和工作机制, 建立健全适合审判工作特点的警务保障体系。完善司法技术辅助机构的设置。
19、完善人民法院编制与职务序列制度。配合有关部门制定与人民法院工作性质和地区特点相适应的政法专项编制标准,研究建立适应性更强的编制制度,逐步实施法官员额制度;研究制定与法官职业特点相适应的职数比例和职务序列的意见,适当提高基层人民法庭法官职级。
20、改革和完善法官工资福利和任职保障制度。完善法官激励机制。配合有关部门制定与法官职业特点相适应、与法官等级相匹配的工资政策,研究制定有利于稳 定基层法官队伍的工资制度,完善法官定期增资制度;统筹解决法官岗位津贴、办案津贴和加班补助;提高法官岗位津贴、审判津贴在法官工资收入中的比例;适当 提高法官因公牺牲、伤残的抚恤标准,制定患重病法官的生活补助办法;针对实践中存在的提前离岗、离职等现象,修改完善符合法官职业特点的一线办案法官退休 制度;完善法官人身安全保障、任职保障等职业保障制度。
21、改革和完善人民法院队伍管理制度。配合有关部门完善人民法院主要负责人跨地区跨部门交流任职制度。建立人民法院领导班子成员和中层领导定期轮岗制 度。建立健全院长、庭长的“一岗双责”制度,落实院长、庭长一手抓审判、一手抓队伍的双重职责。建立法官流动和交流制度。建立健全以案件审判质量和效率考 核为主要内容的审判质量效率监督控制体系,以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和其他行政人员的绩效和分类管理为主要内容的岗位目标考核管理体系,以综合服务部门保 障的能力和水平为主要内容的司法政务保障体系。
(四)加强人民法院经费保障
22、改革和完善人民法院经费保障体制。配合有关部门改革现行行政经费保障体制,建立“明确责任、分类负担、收支脱钩、全额保障”的经费保障体制;人民法 院经费划分为人员经费、公用经费、业务装备经费和基础设施建设经费四大类,根据不同地区和人民法院的工作特点,确定各级财政负担级次和比例,实现人民法院 经费由财政全额负担,落实“收支两条线”规定,杜绝“收支挂钩”;根据中央确立的分项目、分区域、分部门的经费分类保障政策,配合有关部门制定适应人民法 院实际情况的经费分类保障实施办法;改革和完善人民法院经费管理制度,提高管理能力和水平。
23、建立人民法院公用经费正常增长机制。配合有关部门完善和落实基层人民法院公用经费保障标准;建立基层人民法院公用经费正常增长机制,高级人民法院配 合本级财政部门根据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财力增长水平和人民法院审判工作实际需要,适时调整基层人民法院公用经费标准;研究制定人民法院业务装备标准,确 定业务装备配备总体规划和年度计划,落实装备经费。加强人民法院基础设施建设,研究制定和完善人民法院各类基础设施建设标准,确定各类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由 中央、省级和同级财政负担的比例。配合有关部门逐步化解基本建设债务。
24、加强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设。促进信息化在人民法院行政管理、法官培训、案件信息管理、执行管理、信访管理等方面的应用。尽快完成覆盖全国各级人民法院 的审判业务信息网络建设。研究制定关于改革庭审活动记录方式的实施意见。研究开发全国法院统一适用的案件管理流程软件和司法政务管理软件。加快建立信息安 全基础设施。推进人民法院与其他国家机关之间电子政务协同办公的应用。构建全国法院案件信息数据库,加快案件信息查询系统建设。
(五)健全司法为民工作机制
25、加强和完善审判与执行公开制度。继续推进审判和执行公开制度改革,增强裁判文书的说理性,提高司法的透明度,大力推动司法民主化进程。完善庭审旁听制度,规范庭审直播和转播。完善公开听证制度。研究建立裁判文书网上发布制度和执行案件信息的网上查询制度。
26、建立健全多元纠纷解决机制。按照“党委领导、政府支持、多方参与、司法推动”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的要求,配合有关部门大力发展替代性纠纷解决机制, 扩大调解主体范围,完善调解机制,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多可供选择的纠纷解决方式。加强诉前调解与诉讼调解之间的有效衔接,完善多元纠纷解决方式之间的协调机 制,健全诉讼与非诉讼相衔接的矛盾纠纷调处机制。
27、建立健全民意沟通表达机制。健全科学、畅通、有效、透明、简便的民意沟通表达长效机制,充分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完善人 民法院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广大人民群众、律师、专家学者等的沟通联络机制。进一步完善人民法院领导干部定期深入基层倾听民意的 机制,及时了解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研究建立人民法院网络民意表达和民意调查制度,方便广大人民群众通过网络渠道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意见或建议。建立健全 案件反馈和回访制度,及时了解人民群众对审判和执行工作的意见或建议。完善对人民群众意见的分析处理和反馈制度。完善社会舆情汇集工作机制,妥善解决司法 工作中涉及民生的热点问题。
28、完善涉诉信访工作机制。建立涉诉信访综合治理工作机制。推进涉诉信访法治化、规范化。建立“诉”与“访”分离制度。完善涉诉信访工作责任制,实行责 任倒查制度。研究建立涉诉信访终结机制,规范涉诉信访秩序。完善涉诉信访工作信息反馈机制。规范人民法院的院长、庭长接访和走访、下访制度。
29、建立健全司法为民长效机制。健全诉讼服务机构,加强诉讼引导、诉前调解、风险告知、诉讼救助、案件查询、诉讼材料收转、信访接待、文书查阅等工作, 切实方便人民群众诉讼。探索推行远程立案、网上立案查询、巡回审判、速裁法庭、远程审理等便民利民措施。建立健全基层司法服务网络,推行基层人民法院及人 民法庭聘请乡村、社区一些德高望重、热心服务、能力较强的人民群众担任司法调解员,或邀请人民调解员、司法行政部门、行业组织等协助化解社会矛盾纠纷。
30、改革和完善司法救助制度。建立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对因受犯罪侵害而陷入生活困境的受害群众,实行国家救助,研究制定人民法院救助细则。配合有关部门推进国家赔偿制度的完善,规范赔偿程序,加强赔偿执行,增强赔偿实效;完善执行救济程序,建立执行救助基金。
三、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工作要求
(一) 加强领导,明确责任
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是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重大举措,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全国各级人民法院的重要政治任务。各级人民法院一定要把 此项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切实加强组织领导,主要领导亲自挂帅,分管领导狠抓落实,并尽快建立联络员制度和项目责任制,每个环节都要明确责任单位、责任 人员、时间进度和工作要求,集中力量攻坚克难。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工作领导小组负责各项改革任务的统一部署和组织实施,及时掌握情况,适时协调指导,加 强督促检查和评估总结工作。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部门是落实各项改革任务的直接责任者,各项改革任务的牵头部门具体负责该项目的贯彻实施,与协办部门抓紧制定 落实改革意见的实施方案。各协办部门要指派专人负责协作配合,及时完成牵头部门安排的改革工作事项。各牵头部门要及时向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工作领导小组 办公室通报贯彻落实情况以及需要研究协调的重大问题。地方各级人民法院要尽快确定有关部门和专人负责,切实抓好各项改革任务的落实和组织实施工作,务必取 得新成效。对于涉及不同部门的改革项目,人民法院各相关部门都应当积极参与,通力协作,保证各项改革任务顺利完成。
(二)精心部署,集思广益
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涉及方方面面,具有很强的联动性,必须集思广益,精心设计,周密部署,统筹协调,把各项改革措施落实到位。各级人民法 院在研究制定具体实施方案时,要早谋划、早动手,切实搞好相互衔接和协调工作,争取党委、人大、政府、政协、政法各单位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人民法院司 法改革工作涉及其他部门工作时,要广泛听取意见,充分协商沟通。有重大分歧的,应当及时向同级党委和人大请示汇报,共同研究解决遇到的问题。各级人民法院 要自觉接受党委的领导、人大的监督和人民群众的评判,主动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摸准情况,吃透问题,对症下药,确保司法改革工作在广泛的社会和群众 基础上扎实推进,尽快在各个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
(三)强化措施,务求实效


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要求高,任务重,责任大,难题多,必须大力加强监督和指导工作。地方各级人民法院要按照中央的总体部署和最高人民法院 的统一要求,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统筹兼顾,因地制宜,分类实施,狠抓落实,确保取得实际效果。最高人民法院和高级人民法院负责对下级人民法院的司法改 革工作进行监督与指导,健全情况通报、请示报告、督促检查制度,做好检查评估、经验总结、督促协调、信息反馈等工作,统一调度,重点督查,保证全国法院司 法改革工作始终有序进行。上级人民法院要大力支持下级人民法院的司法改革工作,及时了解各个项目的进展情况,全面把握改革动态,有效解决发现的新问题。基 层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制定的落实本纲要的具体工作方案,应当报请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后方可实施。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对于在实施司法改革工作方案过程中发现 的新情况新问题,应当及时逐级上报最高人民法院。高级人民法院可以结合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和本地实际情况选择一些改革项目进行试点,待实践证明相对成熟并 取得实际成效后再全面推广。改革试点方案须报最高人民法院审批同意,重大改革试点方案须经由最高人民法院报中央审批同意后方可实施。各级人民法院要进一步 加强司法改革工作的调查研究和理论创新,坚持用科学的理论和科学的方法指导司法改革实践,确保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工作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 果,为促进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做出新贡献。



来源: 中国法院网

More than 1.300 indicted on state security charges in 2008

Today the Duihua Foundation has published a report which estimates that in 2008 more than 1.600 persons were arrested and more than 1.300 were indicted on state security charges. The report can be found on the Duihua Human Rights Journal. PRC Criminal Law provisions on endangering state security can be found here.

3.24.2009

AI report Death Sentences and Executions in 2008

Yesterday AI has released its annual report on death sentences and executions. The document is available here.

Beijing HPC opinion on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cases

Bejing municipality higher people's court has issued the Opinion on strengthening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affected parties in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cases (关于加强行政相对人权益保护的意见, full text not available).

The opinion makes adjudication somewhat more transparent, by mandating that court proceedings in administrative cases be held openly and in public. It tries to reduce administrative organs' interference in court proceedings by once more ruling that courts must accept cases filed in compliance with the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Law. It reinstates the time limits for adjudication (3 months for first instance adjudication, 2 months for appeals - extension approved by the HPC), and requires that a people's congress delegate be present at the adjudication of "big and important cases" (重大案件 - criteria to define big and important cases are set b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r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on the basis of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acts performed by the defendant). Courts are also to explicitly required to inform plaintiffs of their procedural rights.

Wang Zhenqing, the deputy president of Beijing HPC's administrative section, stated to a Caijing journalist that when the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Law came into force officials held that "we will never sit in the defendant's chair" - things have since then changed. But administrative agencies still interfere in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cases filed against them. Wang stated that such interference is not acceptable, since courts should be guided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Policy (政策) comes next.

Related
  •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English, Chinese)

3.23.2009

两高关于规范职务犯罪自首等量刑意见

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印发《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
法发〔2009〕13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解放军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
现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印发给你们,请认真贯彻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二OO九年三月十二日

为依法惩处贪污贿赂、渎职等职务犯罪,根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结合办案工作实际,现就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有关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的认定和处理问题,提出如下意见:


—、关于自首的认定和处理
根 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成立自首需同时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两个要件。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分子未被办案机关掌握,或者虽被掌握,但犯罪 分子尚未受到调查谈话、讯问,或者未被宣布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时,向办案机关投案的,是自动投案。在此期间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的,应当认定 为自首。
犯罪分子向所在单位等办案机关以外的单位、组织或者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没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调查谈话、讯问、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期间,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事实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没有自动投案,但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以自首论:(1)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罪行,与办案机关已掌握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的;(2)办案机关所掌握线索针对的犯罪事实不成立,在此范围外犯罪分子交代同种罪行的。
单 位犯罪案件中,单位集体决定或者单位负责人决定而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或者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应当 认定为单位自首。单位自首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未自动投案,但如实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的,可以视为自首;拒不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 或者逃避法律追究的,不应当认定为自首。单位没有自首,直接责任人员自动投案并如实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的,对该直接责任人员应当认定为自首。
对于具有自首情节的犯罪分子,办案机关移送案件时应当予以说明并移交相关证据材料。
对于具有自首情节的犯罪分子,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结合自动投案的动机、阶段、客观环境,交代犯罪事实的完整性、稳定性以及悔罪表现等具体情节,依法决定是否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以及从轻、减轻处罚的幅度。


二、关于立功的认定和处理
立功必须是犯罪分子本人实施的行为。为使犯罪分子得到从轻处理,犯罪分子的亲友直接向有关机关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不应当认定为犯罪分子的立功表现。
据 以立功的他人罪行材料应当指明具体犯罪事实;据以立功的线索或者协助行为对于侦破案件或者抓捕犯罪嫌疑人要有实际作用。犯罪分子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时没有指 明具体犯罪事实的;揭发的犯罪事实与查实的犯罪事实不具有关联性的;提供的线索或者协助行为对于其他案件的侦破或者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不具有实际作用 的,不能认定为立功表现。
犯罪分子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提供侦破其他案件重要线索的, 必须经查证属实,才能认定为立功。审查是否构成立功,不仅要审查办案机关的说明材料,还要审查有关事实和证据以及与案件定性处罚相关的法律文书,如立案决 定书、逮捕决定书、侦查终结报告、起诉意见书、起诉书或者判决书等。
据以立功的线 索、材料来源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能认定为立功:(1)本人通过非法手段或者非法途径获取的;(2)本人因原担任的查禁犯罪等职务获取的;(3)他人违反 监管规定向犯罪分子提供的;(4)负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者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提供的。
犯 罪分子检举、揭发的他人犯罪,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阻止他人的犯罪活动,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可能被判 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应当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其中,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是指根据犯罪行为的事实、情节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案件已经 判决的,以实际判处的刑罚为准。但是,根据犯罪行为的事实、情节应当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因被判刑人有法定情节经依法从轻、减轻处罚后判处有期徒刑的, 应当认定为重大立功。
对于具有立功情节的犯罪分子,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结合立功表现所起作用的大小、所破获案件的罪行轻重、所抓获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的法定刑以及立功的时机等具体情节,依法决定是否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以及从轻、减轻处罚的幅度。


三、关于如实交代犯罪事实的认定和处理
犯罪分子依法不成立自首,但如实交代犯罪事实,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酌情从轻处罚:(1)办案机关掌握部分犯罪事实,犯罪分子交代了同种其他犯罪事实的;(2)办案机关掌握的证据不充分,犯罪分子如实交代有助于收集定案证据的。
犯罪分子如实交代犯罪事实,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般应当从轻处罚:(1)办案机关仅掌握小部分犯罪事实,犯罪分子交代了大部分未被掌握的同种犯罪事实的;(2)如实交代对于定案证据的收集有重要作用的。


四、关于赃款赃物追缴等情形的处理
贪污案件中赃款赃物全部或者大部分追缴的,一般应当考虑从轻处罚。
受贿案件中赃款赃物全部或者大部分追缴的,视具体情况可以酌定从轻处罚。
犯罪分子及其亲友主动退赃或者在办案机关追缴赃款赃物过程中积极配合的,在量刑时应当与办案机关查办案件过程中依职权追缴赃款赃物的有所区别。
职务犯罪案件立案后,犯罪分子及其亲友自行挽回的经济损失,司法机关或者犯罪分子所在单位及其上级主管部门挽回的经济损失,或者因客观原因减少的经济损失,不予扣减,但可以作为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

3.19.2009

Towards the Third Five-year reform programme for the People's Courts

While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is finalising the third five-year reform programme, some very brief anticipations about its contents are available here and here.

MOJ repeals eight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on lawyers

Today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has issued a decision (jueding) to repeal the following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on lawyers:

Provisional administration measures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overseas branches by law firms

(律师事务所在外国设立分支机构暂行管理办法1995年2月20日司法部令第35号)
Reason: already repealed in May 2005

Administration measures for the registration of law firms
(律师事务所登记管理办法1997年1月1日司法部令第41号)
Reason: replaced by the Measures for the administration of law firms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2008年5月28日司法部令第111号)

Measures on the evaluation of lawyers qualification (律师资格考核授予办法1996年10月25日司法部令43号)
Reason: conflict with the Lawyers law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state-owned law firms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4号)Reason: replaced by the Measures for the administration of law firms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2008年5月28日司法部令第111号)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cooperative law firms (合作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5号)
Reason: conflict with the Lawyers law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lawyers licences (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6号)
Reason: replaced by the 2008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lawyer practice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part-time lawyers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管理办法 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7号)
Reason: replaced by the 2008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lawyer practice

Measures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partnership law firms (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2004年6月16日司法部令第90号)
Reason:
replaced by the Measures for the administration of law firms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2008年5月28日司法部令第111号)

Here's the full text of the Ministry's decision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令
第 116 号
《司法部关于废止十二件部颁规章的决定》已经2009年2月24日司法部部务会议审议通过,现予公布,自公布之日起生效。
                        
部 长  吴爱英
                          二〇〇九年二月二十六日
司法部关于废止十二件部颁规章的决定
为深入贯彻科学发展观,完善司法行政工作机制,提高服务科学发展水平,司法部对现行部颁规章进行了全面清理。经过清理,司法部决定:
  对主要内容已经被新的法律、规章所代替或者调整对象已经消失的《司法部企业设备管理暂行规定》等12件部颁规章予以废止。
  本决定自公布之日起生效。
  附件:司法部决定废止的十二件部颁规章目录
附件
司法部决定废止的十二件部颁规章目录
序 号
规章名称
公布日期及部令号
说明
1 司法部企业设备管理暂行规定(试行) 1989年2月10日司法部令第2号 主要内容被《行政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2006年5月30日财政部令第35号)代替
2 公证处办理涉外公证业务暂行管理办法 1989年3月30日司法部令第3号 公证处和公证员办理涉外公证业务审批项目已被《国务院关于第三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2004年5月19日 国发〔2004〕16号)取消
3 司法部关于公证人员清廉服务的若干规定 1989年12月19日司法部令第6号 主要内容被《公证法》、《公证员执业管理办法》和中国公证协会的有关行业规范代替
4 律师事务所在外国设立分支机构暂行管理办法 1995年2月20日司法部令第35号 律师事务所设立外国分支机构审批项目已被《国务院关于第三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2004年5月19日 国发〔2004〕16号)取消
5 律师事务所登记管理办法 1996年10月25日司法部令第41号 被《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2008年7月18日司法部令第112号)代替
6 律师资格考核授予办法 1996年10月25日司法部令第43号 考核授予律师资格制度被修订后的《律师法》创设的特许律师执业制度代替
7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4号 被《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2008年7月18日司法部令第112号)代替
8 合作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5号 修订后的《律师法》取消了合作律师事务所这一律师事务所组织形式
9 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 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6号 被《律师执业管理办法》(2008年7月18日司法部令第112号)代替
10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管理办法 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7号 被《律师执业管理办法》(2008年7月18日司法部令第112号)代替
11 司法部直属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办法 1998年3月2日司法部令第54号 主要内容被《事业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2006年5月30日财政部令36号)代替
12 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2004年6月16日司法部令第90号 被《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2008年7月18日司法部令第111号)代替




合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Repealed on 19 March 2009

第一条 为了规范合伙律师事务所的行为,加强管理,保障合伙律师事务所健康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是依法设立的律师执业机构之一。
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自愿组合,财产归合伙人所有,合伙人对律师事务所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第三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依法自主开展业务活动。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不得随意调用律师事务所的资金和财产,不得干涉律师依法执业。
第四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在国家法律规定范围内开展业务活动,遵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
第五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及其律师不得从事其它任何经营性活动。
第六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接受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的监督、指导。
第七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有自己的名称、住所、章程;
(二)有10万元以上人民币的资产;
(三)有3名以上的合伙人;
(四)有书面的合伙协议。
第八条 合伙协议应当载明下列内容:
(一)合伙人,包括姓名、居住地、执业证书号码等;
(二)律师事务所开办资金总额,合伙人出资方式及比例;
(三)合伙人的权利、义务;
(四)合伙人收益分配比例、方式以及债务的承担;
(五)合伙人入伙、退伙及除名的条件和程序;
(六)合伙协议的解释、修改;
(七)合伙人之间争议的解决方法和程序;
(八)违反合伙协议应承担的责任;
(九)合伙人认为应当载明的其它内容。
合伙人应当在合伙协议上签名。
第九条 合伙协议自合伙律师事务所经核准登记后生效。
第十条 合伙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具有律师资格并执业三年以上;
(二)品行良好。
第十一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必须在本所专职从事律师业务。
第十二条 合伙人享有下列权利:
(一)参加合伙人会议,行使表决权;
(二)担任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的推选权和被推选权;
(三)提请修改律师事务所章程和合伙协议、规章制度;
(四)监督律师事务所的财务,监督合伙人会议决议的执行情况;
(五)依照合伙协议的规定退出合伙;
(六)依合伙协议对律师事务所的财产拥有所有权和收益分配权;
(七)合伙协议规定的其它权利。
第十三条 合伙人承担以下义务:
(一)执行合伙人会议的决议;
(二)遵守律师事务所的规章制度;
(三)对律师事务所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四)依法承担法律援助义务;
(五)合伙协议规定的其它义务。
第十四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吸收新合伙人,应当与新合伙人签订书面协议,并报登记机关备案。
第十五条 合伙人可以依照合伙协议退出合伙。
退伙时,应按协议约定的时间提前通知其他合伙人。协议没有约定时间的,应当提前三个月通知其他合伙人。
第十六条 合伙人违反法律法规、执业纪律情节严重的,或因其过错给律师事务所造成重大损失的,合伙人会议可以将该合伙人除名。合伙人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合伙人会议应当将其除名。
第十七条 合伙人退伙或被除名的,有权取得合伙协议规定的财产份额以及其它利益,并承担相应的义务。
第十八条 合伙人死亡或被宣告死亡的,其合法继承人有权依合伙协议取得被继承人死亡时在合伙律师事务所中应当分割的财产,合伙人的其它权益不得继承。
第十九条 合伙人在律师事务所成立两年内,退出合伙或被除名的,作为合伙人申请设立新的律师事务所时,应说明退出合伙或被除名的原因。合伙律师事务所因违反法律法规、执业纪律被吊销执业证书的,负有重大责任的合伙人,三年内不得作为合伙人申请设立新的律师事务所。
第二十条 合伙人变更后,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办理变更登记。
第二十一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实行民主管理。
第二十二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建立合伙人会议制度。合伙人会议由全体合伙人组成,由律师事务所主任召集。
第二十三条 合伙人会议行使下列职权:
(一)决定律师事务所的发展规划;
(二)决定律师事务所主任人选;
(三)决定律师事务所的分配方案;
(四)决定变更合伙人;
(五)修改合伙协议或章程;
(六)决定律师事务所的终止;
(七)决定合伙人会议认为有必要由其决定的其它事宜。
第二十四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主任负责执行合伙人会议的决议,管理律师事务所的日常事务,对外代表律师事务所。
合伙律师事务所主任依合伙协议和章程产生,报司法行政机关备案。
第二十五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聘用律师和其他工作人员时,应当与应聘者签订聘用合同。聘用合同应符合国家的有关规定。
第二十六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根据国家的有关规定,为聘用人员办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
第二十七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依据司法行政机关的有关规定,建立健全人事、财务、业务、收费等内部管理制度,并报所在地的司法行政机关备案。
第二十八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统一接受委托,统一收取服务费用,统一入帐。
第二十九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按规定向司法行政机关报送经审计机构审计的年度财务报表。
第三十条 合伙关系存续期间,合伙人的共同财产由律师事务所统一管理,未经合伙人会议同意,不得私自分割、挪用。
第三十一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应当按规定设立事业发展、执业风险、社会保障和培训等项基金。
第三十二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及其律师应当履行法律援助义务,依法纳税。
第三十三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解散:
(一)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不足三人,且在三个月内未能补齐;
(二)律师事务所的财产不足10万元,且在三个月内未能补足;
(三)合伙协议中规定的终止事由出现;
(四)合伙人会议决定解散。
(五)法律、法规规定应予解散的其它情形。
第三十四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解散或因违反法律法规、执业纪律被吊销执业证书的,应当按规定成立清算组,对律师事务所的财产进行清算。
司法行政机关应当对清算活动进行监督,必要时,可指派人员参加。
第三十五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在清算期间,其律师不得执业。合伙律师事务所的执业证书及律师执业证书应当上交原登记机关。
尚未办结的法律事务,由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协商解决。
第三十六条 清算期间,合伙人应当参加与清算有关的活动。
第三十七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解散,应清偿所有债务。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按合伙协议在合伙人之间分配。
合伙律师事务所的财产不足以偿还债务时,合伙人依合伙协议对剩余债务进行分摊。
第三十八条 合伙律师事务所终止后,财务帐簿、业务档案应依照规定移交司法行政机关保管。印章由司法行政机关收回。
第三十九条 本办法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

兼 职 从 事 律 师 职 业 人 员 管 理 办 法

Repealed on 19 March 2009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令第47号

第一条 为了加强对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的管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是指取得律师资格和律师执业证书,不脱离本职工作从事律师职业的人员。
第三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在执业活动中统称律师,与专职律师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
第四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应当接受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的监督、指导。
第五条 法学院校(系)、法学研究单位从事教学、研究工作的人员,具备下列条件,可以兼职从事律师职业:
(一)具有律师资格;
(二)所在单位允许兼职从事律师职业;
(三)在律师事务所实习一年;
(四)品行良好;
(五)符合律师执业的其他规定。
第六条 申请兼职从事律师职业的人员,应当在拟加入的律师事务所实习一年。
第七条 申请兼职从事律师职业的人员,应当依照《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申请领取律师执业证书。
申请时,除提交《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规定的材料外,还应当提交以下材料:
(一)与律师事务所签定的“聘用协议”;
(二)所在单位允许其兼职从事律师职业的证明。
第八条 律师事务所聘请兼职人员,数量不得超过本所专职律师的数量。
在法学院校、研究单位设立的律师事务所聘用兼职人员的数量,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规定。
第九条 在法学院校、研究单位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只能从本院校、研究单位符合条件的人员中,聘用兼职从事律师职业的人员。
第十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应当接受业务培训和职业道德培训。
第十一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不得同时在二个或二个以上的律师事务所或其他法律服务机构执业。
第十二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不得接受与本人工作单位有利害关系的案件的对方当事人委托,担任代理人。
第十三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违法执业或因过错给当事人造成损失的,由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承担赔偿责任。
第十四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执业时,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收案、统一收费。
第十五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的报酬,由所在地的司法行政机关规定。
第十六条 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应当加入所在地的律师协会。
第十七条 本办法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1984年司法部发布的《兼职律师和特邀律师管理办法》和1986年司法部发布的《兼职律师和特邀律师管理办法的补充规定》同时废止。

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

Repealed on 19 March 2009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令第46号
  《律师执业证管理办法》已经一九九六年十月三十日司法部部务会议通过,现予发布施行。
   部长 肖扬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第一条为了规范律师执业证的申领、发放、注册活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律师执业证是律师执业的有效证件。律师执业,应当依照本办法领取律师执业证。未持有律师执业证的人员,不得以律师名义从事活动。
  第三条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八条规定条件的人员,可以申请领取律师执业证。
  第四条申请领取律师执业证的人员,应在一个律师事务所连续实习一年。律师事务所接受实习的,应向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备案。
  第五条律师事务所应指派具有三年以上执业经历、政治思想好、业务素质较高的律师指导实习人员。
  第六条实习人员辅助律师办理业务,不得单独执业。实习人员应当接受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的培训;接受刑事辩护,民事、行政案件代理,非诉讼代理,法律咨询以及代书等业务方面的指导训练,并完成司法行政机关规定的业务量。司法行政机关应当对实习人员的实习活动进行检查。
  第七条实习期满,律师事务所应对实习人员的思想道德、业务能力和工作态度作出鉴定。
  第八条实习人员在实习期满后申请领取律师执业证的,由所在的或拟调入的律师事务所将本人填写的《律师执业证申请登记表》、申请人的律师资格证书、身份证复印件等材料报送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
  第九条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应在收到申请材料十五日内提出审查意见,并逐级上报至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 对申请材料进行审核,符合规定条件的,应当自收到申请材料之日起三十日内颁发律师执业证。经审查不符合规定条件不予颁发执业证的,应通知申请人。领取律师 执业证的人员,应当加入住所地律师协会。
  第十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颁发律师执业证:
  (一)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行为能力的;
  (二)受过刑事处罚的,但过失犯罪的除外;
  (三)被开除公职或者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的。
  第十一条申请人对不予颁发律师执业证不服的,自收到通知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可以向上一级司法行政机关申请复议。
  第十二条律师执业证每年度注册一次,未经注册的无效。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以上司法行政机关负责律师执业证的注册。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根据工作需要,可以委托地、市、州司法局负责本地区律师执业证的注册。
  第十三条律师办理执业证年度注册,由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向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申报注册材料,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提出审查意见后,逐级上报至注册机关。办理注册手续,律师除应按规定填写《律师执业证年度注册审核登记表》外,还应当提交下列材料:
  (一)年度工作总结;
  (二)完成业务培训的证明;
  (三)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的情况报告;
  (四)律师协会出具的履行章程规定义务的证明。
  对于提交材料不合格的,注册机关应当退回,要求补充材料。
  第十四条符合注册条件的,注册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注册材料之日起十五日内,依照本办法办理注册手续。
  第十五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注册机关可以暂缓注册,并通知该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
  (一)因违反律师执业纪律受到停业处罚,处罚期未满的;
  (二)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因违反执业纪律被处以停业整顿,处罚期未满的;
  (三)有法律法规规定的暂时不能从事律师职业情况的。
  第十六条暂缓注册的原因消失后,由本人申请,注册机关核准后,应为其办理注册手续。
  第十七条每年注册结束后,对于准予注册的律师,注册机关应在报刊上公告。
  第十八条律师受停业处罚的,司法行政机关应收回其律师执业证,于处罚期满后发还。律师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的,司法行政机关应收缴其律师执业证予以注销。
  第十九条律师应妥善保管执业证,不得出错、出租、抵押、转让、涂改和毁损。
  第二十条律师执业证损坏或遗失的,由该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向司法行政机关申请换领或补发。律师执业证损坏的,应交回原律师执业证;律师执业证遗失的,应在当地报刊上刊登遗失声明。
  第二十一条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领取律师执业证,按司法部有关兼职从事律师职业人员管理的规定执行并适用本办法的有关规定。
  第二十二条律师执业证由司法部统一制作。
  第二十三条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应当对律师执业证的发放、注册、收缴和吊销建立登记制度、统计制度和档案制度。
  第二十四条本办法自1997年1月1日施行。1989年3月30日司法部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工作执照和律师(特邀)工作证管理办法》同时废止。

合作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Repealed on 19 March 2009

(1996年11月25日 司法部第45号发布)

第一条 为了规范合作律师事务所的行为,加强管理,保障合作律师事务所健康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是依法设立的律师执业机构之一。
  合作律师事务所由律师自愿组合,共同参与,其财产由合作人共有。
  合作律师事务所以其全部资产对债务承担有限责任。
  第三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在国家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开展业务活动,遵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
  第四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及其律师不得从事其他任何经营性活动。
  第五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接受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的监督、指导。
  第六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依法自主开展业务活动。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不得随意调用律师事务所的资金和财产,不得干涉律师依法执业。
  第七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有自己的名称、住所、章程;
  (二)有10万元以上人民币的资产;
  (三)有3名以上的发起人。
  第八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的所有专职律师均为合作人。
  第九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建立合作会议制度,实行民主管理。
  第十条 合作人会议行使下列职权:
  (一)决定律师事务所的发展规划;
  (二)批准律师事务所主任提出的年度预决算方案,决定律师事务所的分配方案;
  (三)选举、罢免律师事务所主任,决定吸收、开除合作人;
  (四)决定律师事务所大型资产的购置和处分;
  (五)修改律师事务所章程,制定律师事务所的规章制度;
  (六)决定律师事务所的合并、分立、解散;
  (七)其他由合作人会议决定的事宜。
  第十一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的主任依律师事务所章程产生,报司法行政要关备案。
  合作律师事务所主任对外代表律师事务所,行使下列职权:
  (一)召集合作人会议;
  (二)组织执行合作人会议决议;
  (三)主持律师事务所的日常工作;
  (四)合作人会议授予的其他职权。
  第十二条 合作人享有下列权利:
  (一)参加合作人会议,对律师事务所的重大事务行使表决仅;
  (二)担任律师事务所职务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三)监督合作人会议决议的执行情况;
  (四)律师事务所终止时,依章程规定参加律师事务所剩余财产的分配;
  (五)章程规定的其他权利。
  第十三条 合作人承担以下义务:
  (一)执行合作人会议的决议;
  (二)遵守律师事务所的规章制度;
  (三)章程规定的其他义务。
  第十四条 合作人退出律师事务所时,律师事务所应当向其支付一定的退职费;但合作人因给律师事务所造成重大损失,被律师事务所开除或被吊销执业证书的除外。
  第十五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聘用辅助行政人员时,应当与被聘用人员签定聘用合同。在聘用期间,为聘用人员办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
  第十六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
  第十七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实行效益浮动工资制。确定合作人工资标准、等级时,应当考虑合作人的所龄、资历、办理法律事务的质量和数量等因素。
  第十八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按规定设立事业发展、执业风险、社会保障和培训等项基金。
  第十九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统一接受业务委托,统一收取服务费用,统一入帐。
  第二十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依据司法行政机关的有关规定,建立健全人事、财务、业务、收费等内部管理制度,并报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备案。
  第二十一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存续期间,其财产不得随意转移和挪用。
  第二十二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按规定向司法行政机关报送经审计机构审计的年度财务报表。
  第二十三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及其律师应当履行法律援助义务,依法纳税。
  第二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解散:
  (一)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不足三人,且在三个月内未能补齐的;
  (二)律师事务所的财产不足10万元,且在三个月内未能补足的;
  (三)合作人会议决定解散的;
  (四)法律、法规规定应当解散的其他情形。
  第二十五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解散或吊销执业证书时,应当对律师事务所的财产进行清算。
  清偿债务后有剩余财产的,由合作人依照章程的规定分割。
  第二十六条 清算期间,合作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不得执业。
  第二十七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终止时,尚未办结的法律事务,由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协商解决。
  第二十八条 合作律师事务所终止后,文件、财务账簿和业务档案应依照规定移交司法行政机关保管,印章由司法行政机关收回。
  第二十九条 设立合作律师事务所,应当按照《律师事务所登记管理办法》的规定办理。
  第三十条 本办法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司法部1988年6月3日颁布的《合作律师事务所试点方案》同时废止。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Repealed on 19 March 2009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1996年11月25日司法部令第44号发布)
  第一条 为了规范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的行为,加强管理,保障律师事务所健康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是律师执业机构之一。
  第三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由司法行政机关根据国家需要设立,并以其全部资产对债务承担有限责任。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包括一次性投入开办资产、不核定编制、核定编制并核拨经费等形式。
  第四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应当在国家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开展业务活动,遵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
  第五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及其律师不得从事其他任何经营性活动。
  第六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应当接受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的监督、指导。
  第七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依法自主开展业务活动。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不得随意调用律师事务所的资金和财产,不得干涉律师依法执业。
  第八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有自己的名称、住所和章程;
  (二)有10万元以上人民币的资产;
  (三)有3名以上的专职律师。
  第九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以上司法行政机关审核登记。
  设立核拨编制和经费的律师事务所,除应当提交《律师事务所登记管理办法》规定的材料外,还应当提交有关部门批准核拨编制、提供经费的文件。
  第十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具有下列权利:
  (一)制定律师事务所的发展规划;
  (二)制定律师事务所的规章制度;
  (三)决定律师事务所内部机构的设置、分工;
  (四)决定录用、辞退律师和其他工作人员;
  (五)决定律师事务所的内部分配;
  (六)修改律师事务所的章程。
  第十一条 设立律师事务所的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事务所行使以下职权:
  (一)审查律师事务所的年度预决算方案;
  (二)对律师事务所的财务活动进行审计监督;
  (三)任免律师事务所主任;
  (四)决定律师事务所的合并、分立和撤销;
  (五)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的其他职权。
  第十二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应当建立律师会议制度,民主管理律师事务所的重大事务。
  律师事务所主任应当将律师事务所的重大事务,提交律师会议讨论。
  第十三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主任为律师事务所的法定代表人,对设立该所的司法行政机关负责,并向其报告工作。
  第十四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主任由本所全体律师推选,经设立该所的司法行政机关任命。
  律师事务所主任应当是具有三年以上执业经历的本所律师。
  第十五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独立核算,根据情况分别实行全额管理、差额管理、自收自支三种经费管理方式。
  第十六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依据按劳分配的原则,实行效益浮动工资制。确定律师工资标准、等级时,应当考虑律师的所龄、资历、办理法律事务的质量和数量等因素。
  第十七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应当依据司法行政机关的有关规定,建立、健全人事、财务、业务、收费等内部管理制度,并报司法行政机关备案。
  第十八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应当按规定设立事业发展、执业风险、社会保障和培训等项基金。
  第十九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在编人员的养老、医疗、住房等问题,按国家的有关规定办理。
  律师事务所应当根据国家的有关规定,为本所不在编的律师和聘用的辅助人员办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
  第二十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应当统一接受业务委托,统一收取服务费用,统一入账。
  第二十一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及其律师应当履行法律援助义务,依法纳税。
  第二十二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解散或因违反法律法规、执业纪律被吊销执业证书的,应当对律师事务所的财产进行清算。
  第二十三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终止时,尚未办结的法律事务,由律师事务所与委托人协商解决。
  第二十四条 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终止后,文件、财务账簿和业务档案应依照有关规定移交司法行政机关保管,印章由司法行政机关收回。
  第二十五条 本办法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

律师资格考核授予办法

Repealed on 19 March 2009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令 第 43 号

第一条 为了规范律师资格考核授予工作,保证律师队伍的进人质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考核授予律师资格应根据社会发展的需要和律师队伍发展的情况,严格按照规定的条件和程序进行,认真把关,确保律师质量。
第三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负责对申请人的考核和有关材料的审查工作,司法部负责律师资格的审批授予。
司法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分别成立“律师资格审查委员会”、“律师资格审查小组”,具体负责有关工作。
第四条 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品行良好,身体健康,年龄在六十五岁以下,具有高等院校法学本科以上学历,被授予律师资格后能够专职从事律师工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可以申请考核授予律师资格:
(一)在高等法律院校(系)或法学研究机构从事法学教育或研究工作,已取得高级职称的;
(二)具有法学专业硕士以上学位,有三年以上法律工作经历或者在律师事务所工作一年以上的;
(三)其他具有高级职称或者同等专业水平,可以考核授予律师资格的。
第五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授予律师资格:
(一)受过刑事处罚的,但过失犯罪的除外;
(二)被开除公职或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的;
(三)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
(四)伪造证明材料申请考核授予律师资格的;
(五)其他不适宜从事律师职业的。
第六条 申请考核授予律师资格的,应提交下列材料:
(一)律师资格考核申请表;
(二)申请人所在的或拟调入的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意见;
(三)申请人简历、居民身份证;
(四)申请人学历证明、学位证明和专业技术职务证书;
(五)考核机关要求提供的其它材料。
第七条 申请人通过其所在的或拟调入的律师事务所向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报送申请材料,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在15日内提出审查意见,并逐级上报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
第八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应在收到申请材料60日内,对申请材料进行审查,并组织对申请人进行有关法律专业知识、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规则的考核,提出相应意见报司法部审批。
第九条 司法部每年分两次对考核授予律师资格的申请进行统一审查,分别作出批准或不予批准的决定,书面通知报送申请材料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对批准授予律师资格的,同时颁发律师资格证书。
第十条 申请人取得律师资格后,应当按规定的程序申请领取律师执业证书,执行律师职务。
第十一条 经考核授予律师资格的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司法部按照考核的审批程序,撤销所作出的批准授予其律师资格的决定,并收回律师资格证书:
(一)伪造、变造证明材料,骗取律师资格的;
(二)不专职从事律师工作的。
第十二条 香港、澳门地区的居民考核授予律师资格的办法另行规定。
第十三条 本办法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此前有关考核授予律师资格的规定同时废止。

律师事务所登记管理办法

Repealed on 19 March 2009

第一条 为建立和完善律师事务所登记管理制度,规范律师执业机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律师事务所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和本办法设立的律师执业机构。
   律师事务所包括国家出资设立的律师事务所、合作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事务所。
   第三条 国家鼓励律师事务所向高层次、规模化发展。
   第四条 律师事务所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以上司法行政机关审核登记后设立。
   第五条 设立律师事务所应具备以下条 件:
   (一)有自己的名称、住所、章程;
   (二)有10万元以上人民币的资产;
   (三)有三名以上的律师。
   第六条 律师事务所的名称必须符合司法部《律师事务所名称管理办法》的规定。
   第七条 律师事务所的发起人必须是能够专职从事律师业务的律师;发起人必须有三年以上的执业经历,并在申请之日前三年的执业活动中未受过停止执业以上的行政处罚。
   第八条 申请设立律师事务所,应当提交下列材料:
   (一)申请书;
   (二)律师事务所章程;
   (三)发起人名单、简历、身份证、律师资格证书、能够专职从事律师业务的保证书;
   (四)资金证明;
   (五)办公场所的使用证明。
   第九条 律师事务所章程应当包括以下内容:
   (一)律师事务所的名称和执业场所;
   (二)律师事务所的宗旨;
   (三)律师事务所的组织形式和机构设置;
   (四)律师会议的组成和职责;
   (五)律师事务所负责人的职责以及产生和变更程序;
   (六)律师的权利和义务;
   (七)开办资金的数额和来源;
   (八)财务管理制度、分配制度和债务承担方式;
   (九)律师事务所变更、终止的条 件和程序;
   (十)律师事务所章程的修改程序;
   (十一)其他需要说明的事项。
   律师事务所的章程内容必须符合法律的规定。章程自律师事务所被核准之日起生效。
   第十条 申请设立律师事务所,应当向律师事务所住所地的司法行政机关提交申请材料。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应当在15日内初查完毕,并逐级上报至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
   必要时,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和司法部也可以直接接受申请材料。
   第十一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应当在收到申请材料和审查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进行审查。对于符合条 件的,做出准予登记的决定;对于不符合条 件的,做出不予登记的决定,并书面通知申请人。
   第十二条 申请人对不予登记的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通知之日起15日内向司法部申请复议。
   第十三条 律师事务所办理开业登记时,应当填写《律师事务所登记表》。
   发起人应当向登记机关提交已辞去原职的证明。
   第十四条 办理开业登记后,登记机关应向律师事务所颁发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并在报刊上予以公告。
   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分为正本和副本。正本用于办公场所悬挂,副本用于查验。正本和副本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第十五条 律师事务所凭据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刻制公章、开立银行帐户、办理税务登记。
   第十六条 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不得伪造、涂改、出借、抵押和转让。
   第十七条 律师事务所变更名称、章程、住所、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合伙人时,应当到原登记机关办理变更登记。
   第十八条 律师事务所因解散或因其他原因终止业务活动时,应到原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手续。
   律师事务所应当提交该所主任签署的注销登记申请报告、债权债务清理完结的说明文件。
   第十九条 律师事务所领取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后,六个月内未开展业务活动或停止业务活动满一年的,视为终止,原登记机关可以予以注销。
   第二十条 律师事务所被注销后,登记机关应当收回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公章以及所属律师的执业证书。
   第二十一条 登记机关每年对所登记的律师事务所进行年检。
   未通过年检的律师事务所不得继续执业。
   第二十二条 律师事务所年检的时间为每年的三月一日至五月三十一日。
   新设立的律师事务所的年检自下一年度进行。
   第二十三条 律师事务所应当向住所地的司法行政机关提交以下年检材料:
   (一)律师事务所年度执业情况报告;
   (二)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副本);
   (三)经审计机构审计的律师事务所年度财务报表;
   (四)律师事务所以及律师的纳税凭证;
   (五)其他需要提交的材料。
   第二十四条 律师事务所年度执业情况报告应当全面、客观地反映上年度律师事务所登记事项的变更、业务活动、执业纪律、财务管理等情况。
   律师事务所设有分支机构的,应当反映分支机构的有关情况。
   第二十五条 律师事务所住所地司法行政机关收到年检材料后应当进行审查,并将年检材料和签署的意见,报送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
   司法行政机关有权要求律师事务所提交补充材料,要求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或有关人员说明情况,必要时也可以到律师事务所进行检查。
   第二十六条 律师事务所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根据情况分别给予警告、责令停业整顿或吊销执业证书的处罚:
   (一)年检中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二)伪造、涂改、出借、抵押和转让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
   (三)登记事项有重大变更,未按规定申请办理变更登记;
   (四)有不正当竞争行为;
   (五)违反财务管理制度和会计制度;
   (六)违反收费管理规定;
   (七)有其他违反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行为。
   第二十七条 律师事务所因机构分立、人员变动等原因导致该所已不符合设立条 件的,应当予以注销。
   第二十八条 律师事务所逾期不参加年检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可以注销该律师事务所。
   第二十九条 因受停业整顿的处罚未参加年检的律师事务所,可在恢复执业后30日内申请补办年检手续。
   第三十条 登记机关应在年检截止之日起30日内,将通过年检的律师事务所在报刊上公告。
   第三十一条 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由司法部统一制作。
   《律师事务所设立审查意见书》、《律师事务所登记表》和律师事务所年检合格印章的式样,由司法部统一制定。
   第三十二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可以根据本办法制定实施细则。
   第三十三条 本办法自1997年1月1日起施行。1994年5月26日司法部颁布的《律师事务所审批登记管理办法》同时废止。

律师事务所在外国设立分支机构暂行管理办法

1995年2月20日司法部令第35号 

Repealed for the second time on 19 March 2009. (The first time was on 19 May 2004)


 第一条 为加强对律师事务所申请在外国设立分支机构的管理,促进我国律师发展国际法律服务业务和推动中外律师的交流与合作,制定本办法。


第二条 律师事务所在外国设立分支机构,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审核,报司法部批准。


第三条 申请在外国设立分支机构的律师事务所,应当具备以下条件:


(一)设立时间满二年;


(二)有执业律师十人以上,其中能熟练运用外国语工作的不少于三人;


(三)在提出申请之日前二年内未受过惩戒处分;


(四)具有相应的经济实力和办公通讯设备和其他开展涉外法律服务业务的工作条件。


第四条 律师事务所委派驻外分支机构的律师,应当具备以下条件:


(一)具有良好的政治素质和职业道德,在执业期间未受过惩戒处分;


(二)在国内连续执业二年以上;


(三)具有承办涉外法律事务的业务能力,了解拟驻在国的法律;


(四)能熟练运用拟驻在国语言工作。


第五条 律师事务所在外国设立的分支机构,其名称为该律师事务所的名称加分支机构的名称。


第六条 律师事务所申请在外国设立分支机构,应当向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提交下列材料:


(一)申请书,内容包括设立驻外分支机构的理由和条件,拟驻在国、驻在地点和驻在期限,机构设立形式、名称,业务范围、管理和运作方式及经费保障等。


(二)律师事务所基本情况。


(三)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委任拟派驻律师的授权书。


(四)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有关拟派驻律师的执业能力、执业经历、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情况的鉴定意见。


(五)拟派驻律师的简历、学历证明、律师资格证书和律师执业证件的复印件。


(六)拟驻在国有关允许外国律师事务所设立分支机构的法律或文件。


(七)审核批准机关要求提供的其他材料。


第七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收到律师事务所申请材料后,应当予以审核,对符合规定条件的,应将申请材料及出具的审核意见一并报送司法部。司法部对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报送的材料,应当作出批准或不批准的决定。


第八条 律师事务所获准在外国申请设立分支机构的,在依照驻在国规定获准执业后的三十日内,应将该国有关部门的批准文件(副本)和驻外分支机构的名称、派驻人员、执业场所、通讯办法等情况,书面报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并由其报司法部备案。


第九条 律师事务所变更驻外分支机构设立形式、名称、负责人和其他派驻律师的,应当报原批准机关批准,并应在驻在国办结变更手续后的三十日内,将有关变更材料报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并由其报司法部备案。


第十条 律师事务所决定停办其驻外分支机构的,应在驻在国办结注销手续后的三十日内,将有关材料报所在地的司法厅(局),并由其报司法部备案。


第十一条 律师事务所驻外分支机构及派驻律师,应当遵守驻在国法律、遵守驻在国对外国律师管理的有关规定,遵守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


律师事务所驻外分支机构及派驻律师在境外不得从事违反中国法律、损害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活动。


第十二条 律师事务所应当加强对其驻外分支机构的管理,加强对派驻律师的职业道德教育和执业纪律检查,对不称职、违反本办法或受驻在国有关部门惩戒的驻外分支机构人员应及时撤换。


司法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厅(局)发现律师事务所驻外分支机构及其派驻负责人或律师有严重违反本办法第十条行为的,可责成该所对其驻外分支机构予以整顿或撤换其派驻人员。


第十三条 律师事务所申请在香港、澳门地区设立分支机构,参照本办法办理。


第十四条 本办法由司法部负责解释。


第十五条 本办法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3.16.2009

Chapter X Crimes of Violation of Duty by Military Personnel

Chapter X Crimes of Violation of Duty by Military Personnel

Article 420. Acts by military personnel of endangering national and military interests in violation of their duties which are punishable by law are considered crimes in violation of duty by military personnel.

Article 421. Those who endanger military operations in defiance of orders in wartime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If they cause major losses in combat or battle,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Article 422. Those who endanger military operations by deliberately concealing military information, providing false military information, refusing to relay military orders, or relaying false military order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If they cause major losses in combat or battle,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Article 423. Those who care for nothing but their own lives on the battleground and lay down their arms and surrender to the enemy of their own accord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or life imprisonment.

Those who work for the enemy after their surrender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Article 424. Those who flee from battle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If they cause major losses in combat or battle,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Article 425. Commanders and personnel on duty who cause serious consequences by leaving their posts without permission or by neglecting their dutie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n the event of especially serious consequence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seven years in prison.

Those who commit the crimes mentioned in the preceding paragraph in wartime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26. Those who obstruct commanders or personnel on duty from performing their duties through violence or intimidation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In the event of serious injuries or deaths, or other especially serious circumstance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If they commit these acts in wartime, they shall be given stiff punishment.

Article 427. Those who cause serious consequences by abusing their powers and directing their subordinates to engage in activities in violation of their dutie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28. Commanders who cause serious consequences by turning away from battle or acting passively in combat in defiance of order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In the event of major losses in combat or battle, or other especially serious circumstance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29. The commanders of those who cause friendly forces to suffer major losses by not coming to their rescue on the battleground, although they know that they are in imminent danger, are asking for rescue, and can be rescued,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30. Those who endanger national and military interests by leaving their posts without permission, fleeing the country, or defecting while outside the country during the course of performing official dutie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In the event of desertion by aircraft or on board vessels, or other especially serious circumstances, those involved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Article 431. Those who illegally obtain military secrets by stealing, spying, or buying such secret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Those who steal, spy, or buy military secrets for overseas institutions, organizations, or personnel, and illegally provide such secrets to them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Article 432. Those who leak military secrets by design or by accident in violation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protecting state secret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Those who commit the crime mentioned in the preceding paragraph in wartime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or life imprisonment.

Article 433. Those who fabricate rumors to mislead people and shake the morale of troops in wartime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Those who fabricate rumors to mislead people and shake the morale of troops in collusion with the enem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or life imprisonment.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may be sentenced to death.

Article 434. Those who inflict injuries on themselves to eschew military duties in wartime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seven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35. Those who desert their troops in violation of military service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ose who commit the crime mentioned in the preceding paragraph in wartime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seven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36. Those who violate regulations on the use of weaponry in circumstances that are so serious as to constitute accidents through negligence that result in serious injuries or deaths or that cause other serious consequence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onseque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seven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37. Those who cause serious consequences by changing the prescribed ways of using weaponry in violation of weaponry management regulation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seven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38. Those who steal or snatch weaponry or war materiel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Those who steal or snatch firearms, ammunition, or explosives shall be punish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in Article 127 of this law.

Article 439. Those who illegally sell or transfer military weaponr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In the event of selling or transferring large quantities of weaponry, or other especially serious circumstance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life imprisonment, or death.

Article 440. Those who abandon weaponry in defiance of order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n the event of abandoning important weaponry or large quantities of weaponry, or other serious circumstance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41. In the event of failure to promptly report loss of weaponry, or other serious circumstances, those involved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Article 442. In the event of selling or transferring military real estate without permission in violation of relevant provisions, and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the people directly responsible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especially serious,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three years and not more than 10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43. Those who abuse their powers and maltreat their subordinates in vicious circumstances that result in serious injuries or give rise to other serious consequences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or criminal detention. If deaths result, they shall be sentenced to not less than five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44. Persons directly responsible for the intentional abandonment of injured or sick servicemen on battlefields, if the case is serious, are to be sentenced to five years or fewer in prison.

Article 445. Those working in medical aid or medical treatment positions during wartime who refuse to save or treat seriously injured or critically sick servicemen when conditions permit them to do so are to be sentenced to five years or fewer in prison or put under criminal detention. If the case results in serious disability, death, or other grave consequences of the injured or sick servicemen, those responsible are to be sentenced to five to 10 years in prison.

Article 446. Those cruelly injuring innocent residents or looting innocent residents’ money or other property on military action areas are to be sentenced to five years or fewer in prison. If the case if serious, they are to be sentenced to five to 10 years in prison. If the case is extraordinarily serious, they are to be sentenced to 10 years or more in prison, given a life sentence, or sentenced to death.

Article 447. Those releasing prisoners of war without authorization are to be sentenced to five years or fewer in prison. Those releasing important prisoners of war or many prisoners of war, or those involved in other serious cases, are to be sentenced to five years or more in prison.

Article 448. Those mistreating prisoners of war, if the case is serious, are to be sentenced to three years or fewer in prison.

Article 449. During wartime, convicted servicemen who are sentenced to three years or fewer in prison, who pose no practical dangers, and whose sentence is suspended, are allowed to redeem themselves by good service. If they prove to have done meritorious service, their original sentence may be rescinded and they may not be considered to have committed a crime.

Article 450. This chapter applies to active duty military officers, civilian cadres, soldiers, and cadets with military statu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active duty military officers, civilian cadres, soldiers, and cadets with military status in the Chinese People’s Armed Police; and personnel of the reserve force and other personnel carrying out military tasks.

Article 451. Wartime as mentioned in this chapter refers to the time after the state has declared the state of war, troops have been assigned with combat missions, or when the country is suddenly attacked by enemy.

The time during which troops carry out martial law missions or handle emergency violence is considered war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