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2.26.2014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gulations on enacting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Regulations on enacting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Zhongfa [2012] no. 5 

Chapter 1. General Principles. 
Article 1. The present Regulations have been enacted on the basis of the Statut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order to standardize the work of enacting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stablish and perfect the system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raise the level of scientific construction of the Party. 
Article 2.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s the general name for the system of intern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organizations of the Party and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o standardize the work and activities of Party organizations, and the conduct of Party members. 
The Party Statute is the most basic among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t is the cornerstone and basis on which other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enacted. 
Article 3.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organizations of the Party are called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following matters shall be regulated by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1) the nature and aims, line and general program, guiding ideology and objectives of the struggle of the Party;
(2) the election, composition and powers of Party organizations at all levels;
(3) the basic system of duties and rights of Party members;
(4) the basic work systems of each aspect of Party work;
(5) major matters involving the Party;
(6) other matters that shall be regulated by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enac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relevant matters within the scope of their functions and powers. 
Article 4. The names for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Party statute, standards, regulations, rules, provisions, measures, detailed rules. 
The Party statute makes basic provisions on the nature and aims, line and general program, guiding ideology and objectives of the struggle of the Party, its organizational principles and organizational structure, the duties and rights of Party members and Party discipline. 
Standards makes basic provisions on the political life of the Party, its organizational life and the conduct of Party members. 
Regulations make overall provisions on major concerns of the Party within a certain field or on major work in a certain area. 
Rules, provisions, measures and detailed rules make concrete provisions on the Party's major work in a certain area, or on other matters.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re named rules, provisions, measures, detailed rules. 
Article 5. The cont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be formulated using articles, differently from regulatory documents such as resolutions, decisions, opinions and notices, which normally are not divided into articles. 
Article 6. The enactm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akes place under the unified leadership of the Centre. The daily work of enacting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falls under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Central Secretariat.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is responsible for the coordinating the enactm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ts agency for regulatory work is responsible for specific duties.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re responsible for the enactm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within the scope of their functions and powers, and their agencies for regulatory work are responsible for specific duties. 
Article 7. The enactm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abide by the following principles: 
(1) start from the developmental needs of the cause of the Party and from the realities of Party building;
(2) implement the Party's theory and line, principles and policies taking the Party Statute os the fundamental basis;
(3) comply with provisions that the Party must conduct its activities within the scope of the [Stat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4) meet the needs of scientific governance, democratic governance, governance on the basis of the law; 
(5) advance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regulatization, proceduralization of Party construction;
(6) uphold democratic centralism, give full play to inner-Party democracy, safeguard the unity of the Party;
(7) safeguard the unity and authoritativeness of the system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8) privilege ease of use and avoid complexity and redundancies. 
Chapter 2. Medium-term and short-term planning
Article 8. Enactm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take place in a coordinate[d way], by scientifically compiling five-years plans and yearly operational plans, give prominence to the focal points, comprehensively advance and gradually construct a coordinated, procedurally tight, complete and effective system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ticle 9. Five-years plans for the enactment of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discussed by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Central Secretariat and reported by the Centre for examination and approval, after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has collated proposals rais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broadly solicited opinions. 
Yearly plans for the enactm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compiled by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and reported to the Centre after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has collated proposals about the next year, that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raise by the end of each year. 
Article 10. Drafting proposals rais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shall include the title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need of their issuance, the time of submission, the drafting unit. 
Article 11.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may, according to their functions and powers and actual needs, compile medium-term and short-terms plans for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n their respective functional system or area. 
Article 12. During the implementation of medium-term and short-term plans are the enactm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may undergo a readjustment on the basis of actual circumstances. 
Chapter 3. Drafting. 
Article 13.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draf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nd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ccording to their content. Comprehensive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draf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or relevant central departments acting under the coordination of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or by a dedicated drafting group.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rganize the drafting of the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o be enacted by them. 
Article 14.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include the following contents:
(1) title;
(2) purpose and basis of enactment;
(3) scope of applicability;
(4) concrete specifications;
(5) institution responsible for their explanation
(6) date of effect. 
Article 15. The direction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be correct, their meaning clear, their logic tight, their descriptions precise, standardized, concise and operationalizable. 
Article 16.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be drafted [after] deep investigation and research; a full grasp of the actual circumstances; a conscientious summary of historical experience and new practical experience; a full understanding of the opinions and proposals of Party organizations at each level and the broad majority of Party members. When necessary investigation and research may be conducted by drawing on the participation of relevant experts and academics or be delegated to a specialized institution. 
Article 17. Departments and units drafting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reach unanimity through consultation with the relevant departments and units, where items within their scope of work are affected. Where unanimity is not achieved, an explanation of the relevant circumstances shall be provided upon filing the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ticle 18.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be coherent with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n effect. Where it is necessary to enact a rule on a matter, and the rule is not unanimous with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which are in effect, the draft shall make provisions on the repeal or on the application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n effect and an explanation of the circumstance and a motivation shall be provided upon filing the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ticle 19. Opinions shall be broadly solicited upon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scope of opinion solicitation shall be determined on the basis of the substantive content of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Where necessary opinions may be solicited from within the entire Party. In soliciting opinions, attention shall be paid to listening to the views of delegates to Party congresses and of relevant experts and academics. Where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personal interest of the masses, the opinion of the masses shall be solicited. 
Opinions may be solicited in written form, or through such methods as symposia, discussions, internet consultation. 
Article 20. Where the drafting departments and units file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o the institution responsible for their examination and approval, they shall at the same time enact an explanation of the draft. The explanation of the draft shall include [information about] the necessity to enact the Party rule, its main content, the status of opinion solicitation, the circumstance of consultation with relevant departments and units. 
Chapter 4. Approval and issuance 
Article 21. Where the institution responsible for examination and approval receives the draft Party law, it shall transmit it to its agency responsible for legal work.  The content to be audited shall be as follows:
(1) whether it  contradicts the Party Statute and the Party theory, line, principles and policies;
(2) whether it is in line with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3) whether it contradicts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t the higher level;
(4) whether it conflicts with provisions on the same matter made by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t the same level;
(5) whether the important policy measures concerned have been discussed with relevant departments and units;
(6) whether it conforms to regulatory powers and procedure.  
Where problems exist in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e audit agency may raise an amendment opinion with the drafting departments and units. Where the drafting departments and units do not accept the amendment opinion, the audit agency may raise a relevant opinion with the institution responsible for examination and approval on amending [the draft rules], postponing or withdrawing the matter. 
Article 22. The esamination and approval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s conduc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following functions and powers: 
(1)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the election, composition and the functions and powers of Central organizations and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s well as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major matters shall be examined and approved by the Party's National Congress;
(2)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the election, composition and the functions and powers of local and basic party organizations;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the basic system of rights and duties of Party members as well as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the Party's  basic system of work in each area shall be examined and approved by a plenary session of the Party's Central Committee, a meeting of the Political Office or a meeting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Political Office. 
(3) Other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ssued by the Centre shall be examined and approved by a meeting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Political Office, or filed for approval according to the statutory procedure and the circumstances; 
(4)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ssu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nd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shall be examined and approv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nd by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5)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ssued by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shall be examined and approved by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rticle 23. Draf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at have been examined and approved shall be reported for issuance according to statutory procedures after the agency responsible for regulatory work has checked their tex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e issued in the form of document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document of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document of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document of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document of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document of the General Office of party committees.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at have been approved shall be issued publicly. 
Article 24.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that are pressingly needed for practical work but are not yet mature may be enacted on a trial basis and issued again after they have been perfected through practice. 
Chapter 5. Applicability and explanation.
Article 25. The Party Statute has the highest legal force of al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ny  other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must not conflict with the Party statute. 
The legal force of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s higher than the legal force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must not conflict with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nd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rticle 26. Where the general part and special part of a Party law or regulation enacted by the same institution differ, the special part shall be applied. Where an older rule and a newer rule differ, the newer rule shall apply. 
Article 27. Where rule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nd central departments on the same matter differ, the matter shall be dealt with by the Centre. 
Article 28. Where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display one of the following, they shall be corrected or repealed by the Centre:
(1) contradicting the Party Statute and the Party theory, line, principles and policies;
(2) differing from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3) contradicting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rticle 29. The work of explaining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s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institution designated for interpretation. Central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ssued before the present Regulations went into effect shall, where no explicit provisions on the institution responsible for their interpretation are made, be explained by the Centre following a request for instruction by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by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by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re explained by the issuing organ. 
Explanations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have the same effectiveness as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Chapter 6. Filing, clearance and evaluation
Article 30.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enacted by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 by all Central departments and by the Party committees of provinces, autonomous regions, municipalities directly und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shall be filed with the Centre within 30 days of their issuance.  Filing work is undertaken by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Substantive measures on filing are to be determined by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Article 31. Institutions enacting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hall perform a clearance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t an appropriate time, and adopt appropriate measures towards relevant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such as amending or vacating them,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ir clearance. 
Article 32. Institutions enacting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drafting departments and units may may, according to their functions and powers, conduct an evaluation of the enforcement status and implementation results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Chapter 7. Other provisions
Article 33. The present Regulations apply to the amendment and repeal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Amendments of the Party Statute are governed by provisions in the Party statute.  
Article 34. The Central Military Commission and its General Political Department enact army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basic spirit of the present Regulations
Article 35. The Central General Office is responsible for interpreting the present Regulations. 

Article 36. These Regulations shall take effect from the date of their issuanc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ovisional Regulations on the Enactment of Party laws and regulations, printed and distributed by the Centre on 31 July 1990 shall be repealed at the same time. 

12.20.2014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s






Beijing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Tianjin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Shanghai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Chongqing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Anhui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Fujian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Gansu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Guangdong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Guangxi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Guizhou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Hainan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Hebei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Henan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Hubei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Hunan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Inner Mongolia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Jiangsu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Jiangxi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Jilin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Liaoning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Ningxia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Qinghai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Shaanxi Community Corrections Management Platform

Shanxi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Shandong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Sichuan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Tibet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Xinjiang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Yunnan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Zhejiang Community Corrections Office









People's Courts





Beijing Higher People's Court

Tianjin Higher People's Court

Shanghai Higher People's Court [Shanghai Court Network]

Chongqing Higher People's Court

Anhui Higher People's Court

Fujian Higher People's Court  [Fujian Court Network]

Gansu Higher People's Court

Guangdong Higher People's Court

Guangxi Higher People's Court

Guizhou Higher People's Court

Hainan Higher People's Court

Hebei Higher People's Court  Hebei Court Network

Heilongjiang Higher People's Court

Henan Higher People's Court  [Henan Court Network]

Hubei Higher People's Court [Hubei Court Network]

Hunan Higher People's Court

Inner Mongolia Higher People's Court

Jiangsu Higher People's Court

Jiangxi Higher People's Court

Jilin Higher People's Court

Liaoning Higher People's Court

Ningxia Higher People's Court

Qinghai Higher People's Court

Shaanxi Higher People's Court

Shanxi Higher People's Court

Shandong Higher People's Court

Sichuan Higher People's Court

Tibet Higher People's Court

Xinjiang Higher People's Court

Yunnan Higher People's Court

Zhejiang Higher People's Court


12.14.2014

Resource: offic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Central Committee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ecrets)






Beijing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Daxing DistrictFengtai District ]

[Beijing Network Security Service Platform]




Tianjin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Shangha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Chongqing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Anhu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Fujian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Gansu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Gansu Province State Secrets Technology Association]




Guangdong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Guangzhou | Dongguan | Enping | Foshan | Heshan | Heyuan | Jiangmen | Meizhou | Qingyuan | Shantou | Zhanjiang]



Guangx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Guizhou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Guiyang]



Hainan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Hebe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Heilongjiang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Henan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Hube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Hunan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Inner Mongolia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Jiangsu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Jiangx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link does not work)


Jilin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Liaoning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Ningxia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Qingha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Shaanx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Shanxi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Shandong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Sichuan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Tibet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Xinjiang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Yunnan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Zhejiang Bureau for the Protection of State Secrets  (website not available)

12.11.2014

精神卫生法(征求意见稿)

第一章 总则
第二章 精神疾病的预防
第三章 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
第四章 精神疾病的诊断和治疗
第五章 精神疾病的康复
第六章 保障措施
第七章 法律责任
第八章 附 则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 为了保护、改善和促进公民的身体健康,预防精神疾病发生,促进精神疾病患者康复,规范精神卫生工作,保障精神疾病患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法。
  第二条 本法所称精神卫生工作,是指保持和增进公民精神健康、预防和治疗精神疾病、促进精神疾病患者康复的各项活动。
  第三条 国家对精神卫生工作实行预防为主的方针,坚持预防、治疗和康复相结合的原则,建立政府组组织领导、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机制,实行综合管理。
  第四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限制精神疾病患者的人身自由,不得歧视、侮辱、虐待、遗弃精神疾病患者。
  精神疾病患者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就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医疗机构不得因就诊者是精神疾病患者,推诿或者拒绝治疗精神疾病患者的其他疾病。
  第五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统一领导精神卫生工作,建立健全精神卫生工作协调机制和工作责任制,并对有关部门承担的精神卫生工作进行考核、监督。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制定精神卫生工作规划并组织实施,建立健全精神疾病的预防、治疗、康复服务体系。
  第六条 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主管全国的精神卫生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的精神卫生工作。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公安、教育、司法行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精神卫生工作。
  军队的精神卫生工作,依照本法和国家有关规定办理,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卫生主管部门负责。
  第七条 医疗卫生机构和其他精神卫生服务机构依照本法规定,承担精神卫生的健康教育、咨询以及精神疾病的预防、治疗、康复等工作。
  第八条 国家发展精神卫生的科学研究,提高对精神疾病的预防、治疗、康复的科学技术水平;支持和鼓励开展传统医药以及传统医药与现代医药相结合的精神卫生研究。
  国家支持和鼓励开展精神卫生的国际合作与交流。
  第九条 各级人民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措施,鼓励和支持单位和个人依照本法和国家有关规定,通过志愿服务、慈善捐助、兴建公益设施等方式,为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属提供帮助。
  第十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措施加强对精神卫生工作人员的职业保护,对在精神卫生工作中做出显著成绩和贡献的单位和个人,给予表彰、奖励。
  国家对精神卫生工作人员,按照有关规定给予补贴; 对因工致伤、致残、死亡的人员,按照有关规定给予补助、抚恤。
  第二章 精神疾病的预防
  第十一条 各级人民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应当组织开展精神卫生的健康教育,倡导文明健康科学的生活方式,营造关怀和帮助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属的社会环境。
  各级人民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制定的突发公共事件应急预案,应当包括心理救援内容,避免和减少精神疾病的发生。
  第十二条 国家鼓励和支持工会、共产主义共青团、妇女联合会、 红十字会、残疾人联合会、科学技术协会等团体,开展精神卫生的宣传和健康教育工作。
  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协助当地人民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 组织开展社区心理健康指导、精神卫生知识宣传和健康教育活动,举办有益于城乡居民身心健康的文体活动,创建文明和谐的社区环境。
  第十三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应当指导学校通过课堂教学和课外活动等形式开展精神卫生健康教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发展。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应当对教师进行上岗前和在岗期间的精神卫生知识培训,使教师在日常管理和教学活动中关心、爱护学生,促进学生心理健康。教师应当学习和了解相关的精神卫生知识。
  学校应当与学生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建立沟通机制,及时沟通学生心理行为情况,发现问题应当及时告知。发生突发事件或者意外事故时,学校应当在医疗卫生机构和其他精神卫生服务机构的协助下,组织精神卫生工作人员对学生进行心理健康辅导。
  第十四条 用人单位应当组织其工作人员学习有关精神卫生知识,开展文化、体育和娱乐活动,合理安排工作和休息时间,创造有益于员工身心健康的工作环境。
  对因精神卫生问题可能导致严重后果的特殊岗位的工作人员,用人单位应当定期安排精神健康评估;必要时,应当提供或者组织精神卫生工作人员提供相关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服务。
  第十五条 医疗卫生机构和其他精神卫生服务机构应当组织工作人员学习精神卫生知识和相关法律、法规、政策;医务人员在相关疾病诊疗服务中,应当对就诊者进行精神卫生的宣传指导。
  第十六条 监狱、看守所、拘留所等羁押场所应当对被依法逮捕、拘留和在监狱中执行刑罚和被依法收容教育、强制戒毒和劳动教养的人员,开展精神卫生知识宣传教育。必其时,应当提供或者组织精神卫生工作人员提供心理咨询、心理治疗。
  第十七条 新闻宣传和义学影视作品应当尊重精神疾病患者,不得含有歧视、侮辱精神疾病患者的内容。
  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等新闻媒体应当积极开展精神卫生知识的公益性宣传。
  第十八条 国家建立精神卫生监测网络,对精神疾病的发生及其因素开展监测。
  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国家精神卫生监测工作计划。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根据国家精神卫生监测工作计划制定本行政区域的精神卫生监测工作方案,组织开展精神卫生监测和专题调查。
  第三章 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
  第十九条 从事心理咨询的人员应当经过精神卫生知识培训,取得相应资格。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劳动行政部门制定。
  心理咨询机构和心理咨询人员应当按照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的心理咨询技术规范从事心理咨询。
  第二十条 心理咨询人员在心理咨询中发现疑似精神疾病的人员,应当建议其到符合本法规定的医疗机构进行诊断、治疗,心理咨询人员不得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
  第二十一条 心理治疗师执业,应当经注册取得心理治疗师执业证书。
  申请心理治疗师执业注册,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具有医学或者心理学相关专业的本科以上学历;
  (二)在医疗机构从事心理治疗试用期满一年;
  (三)通过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组织的心理治疗师执业资格考试;
  (四)符合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健康标准,
  第二十二条 申请心理治疗师执业注册,应当向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提出。受理申请的卫生行政部门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 30日内作出是否准予注册的决定。对符合条件的,发给心理治疗师执业证书;对不符合条件的,不予注册并说明理由。
  心理治疗师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
  第二十三条 心理治疗师应当在医疗机构中从事心理治疗;但是,不得从事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不得向精神疾病患者提供药物治疗;发现或者怀疑接受心理治疗的人员有精神疾病时,应当建议其到符合本法规定的医疗机构进行诊断、治疗。
  心理治疗师应当按照心理治疗操作技术规范从事心理治疗;心理治疗操作技术规范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
  第四章 精神疾病的诊断和治疗
  第二十四条 从事精神疾病诊断、治疗的医疗机构应当具备下列条件,并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规定办理有关手续:
  (一)有与从事的精神疾病诊断、治疗相适应的精神专科执业医师和其他医疗卫生技术人员
  (二)有满足精神疾病诊断、治疗所需要的设施和设备;
  (三)有完备的精神疾病诊断、治疗管理制度和质量监控制度;
  (四)有医学、法学、伦理学等方面专家组成的伦理委员会。
  不具备前款规定条件的医疗机构,不得从事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
  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应当遵循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精神疾病分类、诊断标准和治疗规范。
  第二十五条 精神疾病的诊断应当由精神专科执业医师作出。
  对确诊的精神疾病患者,医师应当如实告知本人;本人为无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为能力人的,应当如实告知其监护人。
  精神疾病患者或者其监护人对诊断有异议的,可以在按到书面诊断结论后10日内向作出诊断的医疗机构提出复诊申请。医疗机构应当在接到申请后3日内组织原诊断医师以外的2名以上精神专科执业医师进行复诊。
  第二十六条 精神疾病患者的治疗实行自愿原则。
  精神疾病患者或者疑似精神疾病患者经精神专科执业医师检查评估,认为临床症状严重,确认需要住院治疗的,由患者或者其监护人办理住院手续。
  对已经住院的精神疾病患者,病情不宜出院而患者或者其监护人要求出院的,医师应当告知其不宜出院的理由,并在病历中详细记录;必要时,应当提出出院后的医学建议,
  第二十七条 精神疾病患者或者疑似精神疾病患者发生或者将要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或者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的,经精神专科执业医师检查评估;确认需要住院治疗,其监护人应当为其办理住院手续;必要时。由公安机关予以协助。
  民政部门、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时,发现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的精神疾病患者或者疑似精神疾病患者,应当将其护送至当地政府指定的医疗机构进行检查评估、治疗。
  依照本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接收精神疾病患者或者疑似精神疾病患者的医疗机构应当在3日内,组织2名以上精神专科执业医师对其进行复诊。经 复诊不属于精神疾病患者或者不需要住院治疗的,应当通知其监护人办理出院手续;监护人不明或者监护人无力接回的,由流入地民政部门护送至原居住地。
  第二十八条 医疗机构的伦理委员会应当对本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非自愿住院治疗等情况进行审查。伦理委员会进行审查时,应当邀访精神疾病患者的监护人参加;必要时,应当听取患者意见。
  第二十九条 依照刑法规定需要实施强制医疗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由公安机关护送至指定的医疗机构进行强制医疗。
  医疗机构应当按照规定定期组织精神专科执业医师对该重性精神疾病患者进行检查评估,并向有关公安机关报告。强制医疗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公安部门会同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
  第三十条 精神疾病患者可能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的行为,医疗机构需要对其实施约束或者隔离等保护性医疗措施的,应当按照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的操作规程和规范办理,并应当将约束或者隔离等保护性医疗措施的次数、原因、性质、程度记入病历。
  禁止利用约束、隔离等保护性医疗措施惩罚精神疾病患者。
  第三十一条 医疗机构和医师应当向精神疾病患者或者其监护人说明有关治疗方法、目的以及可能产生的后果,并取得精神疾病患者或者其监护人书面知情同意。
  需要实施精神外科手术或者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公布的其他特殊治疗措施的,应当经医疗机构的伦理委员会审查,并报省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批准。
  禁止对精神疾病患者进行与其疾病治疗无关的新药、新的治疗方法等临床试验。
  第三十二条 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尊重精神疾病患者的通讯和会见探访者等权利,并如实向精神疾病患者或者其监护人告知疾病治疗情况;未经精神疾病患者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不得公开精神疾病患者的个人信息、病史资料。
  第三十三条 精神疾病患者或者其监护人对依照本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实施的住院治疗和依照本法第三十条规定实施的约束或者隔离等保护性医疗措施有异议的,可以依法提起诉讼。
  第五章 精神疾病的康复
  第三十四条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组织协调民政部门、卫生部门、残疾人联合会等组织,依托现有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工(农)疗站、日托康复站、老年护理康复院、中途宿舍等社区康复机构,为精神疾病患者康复提供帮助,增强其回归社会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
  国家采取措施,鼓励支持有关组织和个人举办社区康复机构。
  第三十五条 社区康复机构承担下列职责:
  (一)对精神疾病患者进行生活自理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等方面的康复训练;
  (二)对精神疾病患者的监护人进行精神卫生知识和看护知识培训;
  (三)对出院精神疾病患者进行康复指导;
  (四)为精神疾病患者提供其他康复服务。
  医疗卫生机构应当为社区康复机构提供技术指导和技术支持,并对其培训精神康复工作人员。
  第三十六条 社区康复机构应当安排精神疾病患者参加有利于其康复的劳动,增强其生活自理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精神疾病患者参加劳动应当获得相应的报酬。
  第三十七条 残疾人组织应当根据精神疾病患者的特点,组织精神疾病患者参加康复活动。
  第三十八条 精神疾病患者的监护人应当协助精神疾病患者进行家庭治疗、生活自理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等方面的康复训练。
  精神疾病患者的监护人应当妥善看护精神疾病患者。并根据医嘱,督促其按时服药、接受诊断成者治疗。
  第三十九条 精神疾病患者的监护人在看护精神疾病患者的过程中,需要医疗卫生机构提供技术指导的,医疗卫生机构应当提供帮助。
  强制医疗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出院后,医疗卫生机构应当对其进行随访治疗。
  第六章 保障措施
  第四十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精神卫生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加强和完善精神疾病的预防、治疗和康复服务体系的建设,建立健全精神卫生专业队伍。
  第四十一条 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精神卫生工作需要,将精神卫生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
  中央财政对在贫困地区的精神卫生重大项目给予补助。
  第四十二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向农村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和城镇中经济困难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免费提供精神疾病治疗药品,并适当减免农村和城镇的经济困难的其他精神疾病患者治疗药品的费用;对生活确有困难的精神疾病患者,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救助。
  国家对生活无着时流浪乞讨的精神疾病患者和强制医疗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实行免费医疗,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财政部门会同公安、卫生、民政部门共同制定,
  第四十三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对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又无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人,或者其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人无赡养、抚养、扶养能力的精神疾病患者,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予以供养、救济。
  第四十四条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制定扶持措施,鼓励企业将适合社区康复机构生产的产品安排给社区康复机构。
  社区康复机构生产的产品,依法享受税收优惠。
  第四十五条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都门应当采取有效措施,扶持有劳动能力的精神疾病患者从事力所能及的劳动,帮助已经康复的精神疾病患者就业。
  进行政府采购时,应当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购买集中使用精神疾病患者用人单位的产品武者服务。
  第七章 法律责任
  第四十六条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未依照本法规定履行组织、领导、保障等职责,或者未采取救助措施的,由上一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给予警告;造成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的处分。
  第四十七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未依照本法规定履行职责的,由本级人民政府或者上一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改正,给子警告;造成严重后果的, 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四十八条 不符合本法规定条件的医疗机构擅自从事精神疾病诊断、治疗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造成严重后果的,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 和其他责任人员依法给子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并暂停其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吊销其执业证书;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 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其他精神卫生服务机构违反本法规定,擅自从事精神疾病诊断、治疗的,依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的规定给予处罚。
  第四十九条 医疗机构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氏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子警告;
  (一)未依照规定进行复诊的;
  (二)对经复诊不属于精神疾病患者或者不需要住院治疗的,末依照规定通知其监护人办理出院手续的;
  (三)未依照规定对强制医疗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进行检查评估,或者未依照规定向公安机关报告的;
  (四)推诿或者拒绝治疗精神疾病患者的其他疾病的;
  (五)未经精神疾病患者或者其监护人同意擅自公开精神疾病患者的个人信息、病史资料的。
  第五十条 医疗机构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的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依 法给子开除的处分,并暂停其一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执业活动;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吊销其执业证书;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 刑事责任;
  (一)违反本法规定采取约束、隔离等保护性医疗措施惩罚精神疾病患者的;
  (二)违法本法规定擅自对精神疾病患者实施特殊治疗措施的;
  (三)对精神疾病患者进行与其疾病无关的新药、新的治疗方法等临床试验的。
  第五十一条 未取得心理咨询、心理治疗执业资格从事心理咨询、心理治疗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处以5000元以上 1万元以下的罚款。
  心理咨询人员从事心理治疗或者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或者心理治疗人员从事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 正,给子警告;造成严重后果的,暂停其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执业活动;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吊销其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五十二条 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给精神疾病患者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的;
  (二)歧视、侮辱、虐待、遗弃精神疾病患者的;
  (三)其他侵害精神疾病患者合法权益的。
  第八章 附 则
  第五十三条 本法所称精神疾病,是指在各种生物、心理以及社会环境因素影响下,人的大脑功能失调,导致感知、情感、思维、意志和行为等精神活动出现的不同程度的受损。
  第五十四条 本法自 年 月 日起施行。

12.02.2014

公安部关于对吸食、注射毒品人员成瘾标准界定问题的批复

浙江省公安厅:
你厅《关于对吸食、注射毒品人员成瘾标准界定问题的请示》(浙公刑[1998]9号)收悉。现批复如下:
鉴于目 前和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在基层执法部门推广使用药品催瘾医学试验的条件难以具备,以及国际社会和我国禁毒执法实践中普遍采取尿样毒品检测方法的实际情 况,为保证强制戒毒工作的正常开展,同意你厅提出的对吸食、注射毒品人员成瘾标准的界定意见:有证据证明其吸毒,且查获时尿样毒品检测为阳性的,认定为成 瘾;对曾经吸过毒,但有证据证明其没有继续吸毒,且查获时尿样毒品检测为阴性的,不认定为成瘾。
对尿样毒品检测呈阳性,但吸毒证据不足的,应进行尿样复检和进一步调查取证,有条件的可作药品(纳屈酮)催瘾医学试验,然后作出确认。

11.19.2014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14年9月2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26次会议、2014年3月17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18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4年12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4年11月3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14年9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26次会议、2014年3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18次会议通过 法释〔2014〕14号)

  为依法惩治危害药品安全犯罪,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维护药品市场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现就办理这类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 生产、销售假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酌情从重处罚:
  (一)生产、销售的假药以孕产妇、婴幼儿、儿童或者危重病人为主要使用对象的;
  (二)生产、销售的假药属于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放射性药品、避孕药品、血液制品、疫苗的;
  (三)生产、销售的假药属于注射剂药品、急救药品的;
  (四)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生产、销售假药的;
  (五)在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社会安全事件等突发事件期间,生产、销售用于应对突发事件的假药的;
  (六)两年内曾因危害药品安全违法犯罪活动受过行政处罚或者刑事处罚的
  (七)其他应当酌情从重处罚的情形。

  第二条 生产、销售假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
  (一)造成轻伤或者重伤的;
  (二)造成轻度残疾或者中度残疾的;
  (三)造成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或者严重功能障碍的;
  (四)其他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情形。

  第三条 生产、销售假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
  (一)造成较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
  (二)生产、销售金额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
  (三)生产、销售金额十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并具有本解释第一条规定情形之一的;
  (四)根据生产、销售的时间、数量、假药种类等,应当认定为情节严重的。

  第四条 生产、销售假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一)致人重度残疾的;
  (二)造成三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
  (三)造成五人以上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
  (四)造成十人以上轻伤的;
  (五)造成重大、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
  (六)生产、销售金额五十万元以上的;
  (七)生产、销售金额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并具有本解释第一条规定情形之一的;
  (八)根据生产、销售的时间、数量、假药种类等,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的。

  第五条 生产、销售劣药,具有本解释第二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
  生产、销售劣药,致人死亡,或者具有本解释第四条第一项至第五项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后果特别严重”。
  生产、销售劣药,具有本解释第一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酌情从重处罚。

  第六条 以生产、销售假药、劣药为目的,实施下列行为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生产”:
  (一)合成、精制、提取、储存、加工炮制药品原料的行为;
  (二)将药品原料、辅料、包装材料制成成品过程中,进行配料、混合、制剂、储存、包装的行为;
  (三)印制包装材料、标签、说明书的行为。
  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明知是假药、劣药而有偿提供给他人使用,或者为出售而购买、储存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销售”。

  第七条 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律法规,未取得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药品经营许可证,非法经营药品,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以提供给他人生产、销售药品为目的,违反国家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药用要求的非药品原料、辅料,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实施前两款行为,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严重”;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实施本条第二款行为,同时又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八条 明知他人生产、销售假药、劣药,而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一)提供资金、贷款、账号、发票、证明、许可证件的;
  (二)提供生产、经营场所、设备或者运输、储存、保管、邮寄、网络销售渠道等便利条件的;
  (三)提供生产技术或者原料、辅料、包装材料、标签、说明书的;
  (四)提供广告宣传等帮助行为的。

  第九条 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广告对药品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条的规定以虚假广告罪定罪处罚。

  第十条 实施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犯罪,同时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侵犯知识产权、非法经营、非法行医、非法采供血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十一条 对实施本解释规定之犯罪的犯罪分子,应当依照刑法规定的条件,严格缓刑、免予刑事处罚的适用。对于适用缓刑的,应当同时宣告禁止令,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药品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
  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第十二条 犯生产、销售假药罪的,一般应当依法判处生产、销售金额二倍以上的罚金。共同犯罪的,对各共同犯罪人合计判处的罚金应当在生产、销售金额的二倍以上。

  第十三条 单位犯本解释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解释规定的自然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处罚。

  第十四条 是否属于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的“假药”“劣药”难以确定的,司法机关可以根据地市级以上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出具的认定意见等相关材料进行认定。必要时,可以委托省级以上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设置或者确定的药品检验机构进行检验。

  第十五条 本解释所称“生产、销售金额”,是指生产、销售假药、劣药所得和可得的全部违法收入。

  第十六条 本解释规定的“轻伤”“重伤”按照《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进行鉴定。
  本解释规定的“轻度残疾”“中度残疾”“重度残疾”按照相关伤残等级评定标准进行评定。

  第十七条 本解释发布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9〕9号)同时废止;之前发布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

11.13.2014

中共中央批转公安部党组《关于第六次全国劳改工作会议的情况报告》

中共中央批转公安部党组《关于第六次全国劳改工作会议的情况报告》\

(一九六四年八月十一日)

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中央国家机关和人民团体党组,军委各部门: 
中央批准公安部党组关于第六次全国劳改工作会议的报告,请各地党委督促公安机关和有关部门贯彻执行。 

劳改工作是改造人的工作,是消灭反动阶级残余分子的一项重要工作,是激烈的阶级斗争。要做好这项工作,必须坚决执行中央的既定方针,即改造与生产相结合,改造第一,生产第二的方针。劳改工作,要在劳动中实现,但必须以人的改造为主,不能以单纯完成生产任务为主,生产工作要服从于人的改造工作。要做好人的工作,要把对罪犯的思想改造工作做好做活。只重物,不重人,不认真做人的改造工作,这是错误的,违背毛泽东思想,不符合中央方针的。公安部和省、市、区公安部门,必须教育干部,特别是做劳改工作的干部,切实纠正重生产、轻改造的倾向,切实做好改造工作。

各中央局和省、市、区党委要关心劳改工作,抓人的改造工作,督促所属公安部门和计委、经委、农业、工业、财贸等有关部门,都要贯彻执行党中央的劳改方针,注意纠正那种只分配生产任务,只管是否完成生产任务,只抓生产,不抓改造的错误,也不要随便挤掉那些办得比较好的劳改企业,即不要把生产有盈余的劳改企业拿走,而把赔钱的企业留下,以保证劳改方针得到真正的贯彻。 

把绝大多数犯罪分子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这是劳改工作的光荣任务。这项工作做好了,对国内和国外都有重大的影响。毛主席说:“人是可以改造的,就是政策和方法要正确才行”。我们在改造战犯方面,由于政策正确,方法对头,取得了成功的经验。既然能够把日本战犯、把溥仪都改造好了,为什么不能够把绝大多数犯人都改造得像溥仪那样,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呢!我们的劳改工作,要以此为标准,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努力。 

 中 央 

一九六四年八月十一日

公安部党组关于第六次全国劳改工作会议的情况报告

(一九六四年八月五日)

彭真同志并报中央:

最近,公安部召开了第六次全国劳改工作会议。这次会议,遵照主席关于劳改工作必须以人的改造为主,不能以劳改生产为主,不能只重物、不重人的多次指示,集中讨论了如何贯彻和落实改造第一的方针问题。会前,公安部和多数省、市、区公安厅、局与劳改部门的一些负责人,都下去作了调查研究。我们又把主席对北京北苑劳改化工厂胡芷芸案件的几次指示精神,向全国公安干部,特别是做劳改工作的干部作了传达,使到会的同志提高了认识,开会有了共同语言。会议有虚有实,开得较好。 

改造与生产相结合,改造第一,生产第二,这是主席、中央的一贯方针。我们的劳改工作,基本上是按照这个方针去做的,十五年来,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由于没有经验,中间也发生了一些问题,如把大多数劳改队分散给县去管理,下面就只看押犯人去搞生产,不搞改造,以至改造质量大为下降,生产也没有搞好。少数地方,实际上没有执行中央、主席的方针,使工作受到了不小的损失。对于这些情况,公安部疏于检查,发现晚了一点;业务部门也曾经一度抓生产多了一些,抓改造少了一些。从一九六一年开始,根据中央、主席的指示,少奇同志的几次督促和指示,我们对劳改工作进行了整顿,把管理权收回到省的公安部门,清理释放了犯人、劳教分子和刑满留场就业人员八十万人,纠正了少数干部的违法乱纪。近一年多来,我们又着重抓了改造工作,不仅没有影响生产,反而促进了生产。去年产粮比一九五七年增加近百分之六十(比产量最高的一九五八年还增加了近两亿斤);工业总产值增加百分之五十。事实再一次证明,改造第一的方针是完全正确的,离开了这个方针,就要犯错误。不仅改造工作做不好,生产也是搞不好的。 

这次会议,回顾与总结了十五年来劳改工作的经验,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经过反复讨论,到会同志对劳改工作的重大意义,进一步提高了认识。大家一致认为,把犯人改造成为新人,是一场激烈的阶级斗争。根据十多年的经验,要做好劳动改造工作,须明确,改造是目的,劳动生产是改造的手段。必须实行“四个第一”,概括地说就是:改造与生产相结合,改造第一;思想教育与军事管制相结合,思想教育第一;教育说服与强制压服相结合,教育说服第一;在教育说服中,抓活的思想第一。看来,在省一级公安领导干部中,重人还是重物的问题大体解决了,但要使全体干部都有正确的认识,要把认识变为行动,落实下去,还要一个实践过程。


会议在安排工作时,强调必须把劳改单位的“五反”运动搞深搞透。然后分期分批地在犯人中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运用“双十条”和中央的改造政策,对犯人进行一次集中的思想改造,使犯人认罪服法,接受改造,并且通过实践重新教育干部,为加强经常的改造工作打下基础。“五反”和社教运动,都要派工作队,以一个农场、一个工厂为单位,一个中队、一个中队地打歼灭战,大约要四、五年才能全部完成。  要保证改造第一的方针完全落实,在劳改企业的体制上,必须继续实行改造与生产统一领导的原则,所有制归省,在省、市、区党委和人委的领导下,改造和生产(包括计划、产品处理、资产管理、劳力调配和干部管理等五权)由省、市、区公安厅局统一管理。公安部在方针政策上负指导检查之责。希望省、市、区党委继续大力督促,检查和纠正劳改企业中仍然存在的只重物不重人的倾向;省、市、区计委、经委和各有关经济部门,在安排生产的时候,注意到劳改企业担负的改造任务,计划要留有余地,生产指标、劳动定额应比同等条件的国营企业低一些,避免生产任务过重,妨害以致挤掉改造工作。

为了加强改造工作,劳改单位除了管生产、技术的干部外,还应当配足和配强管改造工作的政治干部。

除了上述改造第一这个中心问题外,还有下面两个问题:

(一) 刑满留场政策问题。过去,劳改罪犯绝大多数是一些老反革命和其它刑事惯犯,在刑满以后,对他们实行“多留少放”的政策,留场就业,这是完全正确的。这几年,犯人的成份发生了很大变化,劳动人民出身的占百分之八十左右,如果对他们也采取“多留少放”的政策就不妥当了。我们考虑,今后,服刑期满的犯人,凡是重大的反革命犯和重大的刑事犯、惯犯,除少数确实改造好了的外,仍然应当留场就业,继续改造。劳动人民出身的一般刑事犯和人民内部犯法分子,刑满后原则上应当释放回家,不要眼热他们好劳动,可以保证劳改单位生产任务的完成,把他们留场。可以动员留场就业的,应该限于下列几种人:改造不好的,无家可归、无业可就的,家在边境口岸、沿海沿边县和大城市的,放出去有危险的。释放回家的人,当地不能借口地少人多等等理由,拒绝安置。

现有的六十多万刑满留场就业人员,除了还可以陆续清理一些外,大多数是没有改造好的老反革命、刑事犯和放不出去的人民内部犯法分子。对这些人的管理,应当同劳改犯人严格区别。他们的工资待遇要基本上与同等条件的国营企业相同,有的可以略低一些。管理上要比一般国营企业严。在政治待遇上,打算通过划阶级、定成分,在刑满就业人员中分清楚下面四种人:(1) 地、富、反、坏分子(包括摘了帽子的);(2) 不是地、富、反、坏分子的就业人员;(3) 够条件作为预备工人的就业人员;(4) 够条件作为正式工人的就业人员。按四种不同的人实行区别对待。经过工作,每年应当争取一些人升级,也会有少数表现不好的要降级。但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评为预备工人或正式工人的,应当是劳动人民出身、改造好的人民内部犯法分子和一般刑事犯。
有些同志主张,在划清阶级成分、分清上述四种人以后,可以在刑满留场就业人员集中的工厂、农场中试办工会,吸收普通职工和留场人员中的第三、四两种人参加,作为预备会员或正式会员,给留场人员一个前途和希望。我们同意有条件的省、市、区,经过省、市、区党委批准,选一个工厂、农场试点。

(二) 根据中央工作会议的精神和总理的具体指示,劳改单位也应当按照一、二、三线的划分,有计划地适当调整布局。在第一线上的省、市、区,要有计划地准备自己的第二线和第三线。在第三线上的某些农场,要准备在必要时,接受安置一些第一线上的重要犯人。这个问题,除少数重点地区,如滇越边、越桂边及广东沿海的前沿地区外,目前只进行调查研究,拟制规划,不要慌慌张张地行动。撤销劳改单位和新设单位,必须报告公安部批准。

以上报告如无不妥,建议中央批转各地。这次会议讨论的一些具体政策和措施,写成了会议纪要,现一并附上,供审阅,这个纪要拟由公安部自行下达。 

公安部党组

一九六四年八月五日

根据中共中央文件刊印


11.07.2014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的说明

刑法是我国的基本法律,全国人大常委会历来十分重视刑法的修 改和完善工作。1997年全面修订刑法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惩罚犯罪、保护人民和维护正常社会秩序的需要,先后通过一个决定和八个刑法修正案,对刑法 作出修改、完善。本届以来,法制工作委员会按照经党中央批准的立法规划安排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要求,根据中央精神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针对近年来实践中 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会同中央纪委、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以及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军队有关方面反复研究沟通,广泛听取各方面 意见,对主要问题取得共识,形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草案)》。

 
    一、关于修改刑法的必要性和指导思想


    一段时间以来,全国人大代表、政法机关和有关部门都 提出了一些修改刑法的意见,其中,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以来,全国人大代表共提出修改刑法的议案81件。这次需要通过修改刑法解决的主要问题:一是, 一些地方近年来多次发生严重暴力恐怖案件,网络犯罪也呈现新的特点,有必要从总体国家安全观出发,统筹考虑刑法与本次常委会会议审议的反恐怖主义法、反间 谍法等维护国家安全方面法律草案的衔接配套,修改、补充刑法的有关规定。二是,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需要进一步完善刑法的相关规定,为惩腐肃贪提供法律 支持。三是,落实党中央关于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罪名的要求,并做好劳动教养制度废除后法律上的衔接。因此,根据新的情况,针对上述问题对刑法有关规定作出调 整、完善,是必要的。
    这次修改刑法的指导思想:一是,坚持正确的政治方 向,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央司法体制改革任务有关要求,发挥好刑法在惩罚犯罪、保护人民方面的功能。二是,坚持问题导向,从我国国情出发,针对 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对刑法作出调整,以适应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需要。三是,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对社会危害严 重的犯罪惩处力度不减,保持高压态势;同时,对一些社会危害较轻,或者有从轻情节的犯罪,留下从宽处置的余地和空间。四是,坚持创新刑事立法理念,进一步 发挥刑法在维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规范社会生活方面的引领和推动作用。


    二、关于修改刑法的主要问题


    (一)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罪名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罪 名”。中央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任务也要求,完善死刑法律规定,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的罪名。据此,总结我国一贯坚持的既保留死刑,又严格控制和 慎重适用死刑的做法,经与中央政法委一道同各有关方面反复研究,拟从以下两个方面体现减少适用死刑罪名:

    一是,进一步减少适用死刑的罪名。经与各有关方面研 究,拟对走私武器、弹药罪、走私核材料罪、走私假币罪、伪造货币罪、集资诈骗罪、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阻碍执行军事职务罪、战时造谣惑众罪等9个罪的 刑罚规定作出调整,取消死刑(我国现有适用死刑的罪名55个,取消这9个后尚有46个)。(修正案草案第八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五 条、第四十六条)

    2011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八)取消13个经济性 非暴力犯罪的死刑以来,我国社会治安形势总体稳定可控,一些严重犯罪稳中有降。实践表明,取消13个罪名的死刑,没有对社会治安形势形成负面影响,社会各 方面对减少死刑罪名反应正面。这次准备取消死刑的9个罪名,在实践中较少适用死刑,取消后最高还可以判处无期徒刑。对相关犯罪在取消死刑后通过加强执法, 该严厉惩处的依法严厉惩处,可以做到整体惩处力度不减,以确保社会治安整体形势稳定。此外,上述犯罪取消死刑后,如出现情节特别恶劣,符合数罪并罚或者其 他有关犯罪规定的,还可依法判处更重的刑罚。

    二是,进一步提高对死缓罪犯执行死刑的门槛。刑法第 五十条规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故意犯罪,查证属实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拟将上述规定修改为:对于死缓期间故 意犯罪,情节恶劣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执行死刑;对于故意犯罪未执行死刑的,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重新计算,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备案。(修正案草案第二 条)

    (二)维护公共安全,加大对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犯罪的惩治力度

    针对近年来暴力恐怖犯罪出现的新情况、新特点,总结同这类犯罪作斗争的经验,拟在刑法现有规定的基础上,作出以下修改补充:

    一是,对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增加规定财产刑。(修正案草案第五条)

    二是,增加规定以制作资料、散发资料、发布信息、当 面讲授等方式或者通过音频视频、信息网络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或者煽动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的犯罪;增加规定利用极端主义煽动、胁迫群众破坏国家法律确 立的婚姻、司法、教育、社会管理等制度实施的犯罪;增加规定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物品、图书、音频视频资料的犯罪;增加规定拒不提供恐怖、极端主 义犯罪证据的犯罪。(修正案草案第六条)

    三是,增加规定以暴力、胁迫等方式强制他人在公共场所穿着、佩戴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服饰、标志的犯罪。(修正案草案第十五条)

    (三)维护信息网络安全,完善惩处网络犯罪的法律规定

    针对网络违法犯罪行为的新情况,拟进一步完善刑法有关网络犯罪的规定:

    一是,为进一步加强对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修改出售、非法提供因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而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规定,扩大犯罪主体的范围,同时,增加规定出售或者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修正案草案第十六条)

    二是,针对一些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 务,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况,增加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通知采取改正措施而拒绝执行,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播的,致使用户信 息泄漏,造成严重后果的,或者致使刑事犯罪证据灭失,严重妨害司法机关追究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修正案草案第二十五条)

    三是,对为实施诈骗、销售违禁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 罪活动而设立网站、通讯群组、发布信息的行为,进一步明确规定如何追究刑事责任;针对在网络空间传授犯罪方法、帮助他人犯罪的行为多发的情况,增加规定: 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追 究刑事责任。(修正案草案第二十六条)

    四是,针对开设“伪基站”等严重扰乱无线电秩序,侵犯公民权益的情况,修改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降低构成犯罪门槛,增强可操作性。(修正案草案第二十七条)

    五是,针对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恶意编造、传播虚假信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情况,增加规定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的犯罪。(修正案草案第二十九条)

    此外,还对单位实施侵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犯罪规定了刑事责任。(修正案草案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

    (四)进一步强化人权保障,加强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保护

    针对猥亵儿童、虐待儿童、老年人的案件时有发生,社会影响恶劣的情况,拟对刑法相关规定进一步作出完善:
    一是,修改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猥亵儿童罪,扩大适用范围,同时加大对情节恶劣情形的惩处力度。(修正案草案第十二条)
    二是,修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对于收买妇 女、儿童的行为一律作出犯罪评价。对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 的,将“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修改为“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修正案草案第十三条)
    三是,增加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追究刑事责任。(修正案草案第十八条)
    (五)进一步完善反腐败的制度规定,加大对腐败犯罪的惩处力度
    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加强反腐败工作,完善惩治腐败法律规定的要求,加大惩处腐败犯罪力度,拟对刑法作出以下修改:

    一是,修改贪污受贿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现行刑法对 贪污受贿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规定了具体数额。这样规定是198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当时惩治贪污贿赂犯罪的实际需要和司法机关的要求作出的。从实践的情 况看,规定数额虽然明确具体,但此类犯罪情节差别很大,情况复杂,单纯考虑数额,难以全面反映具体个罪的社会危害性。同时,数额规定过死,有时难以根据案 件的不同情况做到罪刑相适应,量刑不统一。根据各方面意见,拟删去对贪污受贿犯罪规定的具体数额,原则规定数额较大或者情节较重、数额巨大或者情节严重、 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情节特别严重三种情况,相应规定三档刑罚,并对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保留适用死刑。具体定罪量刑标准可 由司法机关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掌握,或者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通过制定司法解释予以确定。同时,考虑到反腐斗争的实际需要,对犯贪污受贿罪,如 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发生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修正案草案第三十九条)

    二是,加大对行贿犯罪的处罚力度。主要是:第一,完 善行贿犯罪财产刑规定,使犯罪分子在受到人身处罚的同时,在经济上也得不到好处(修正案草案第九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四条)。 第二,进一步严格对行贿罪从宽处罚的条件。拟将“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的规定,修改为“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 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检举揭发行为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免除处罚。”(修正案 草案第四十一条)
    三是,严密惩治行贿犯罪的法网,增加规定为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影响力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其近亲属等关系密切人员行贿的犯罪。(修正案草案第四十条)

    此外,还根据有关方面的意见,完善了预防性措施的规 定,对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 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五年内从事相关职业。(修正案草案第一条)

    (六)维护社会诚信,惩治失信、背信行为

    针对当前社会诚信缺失,欺诈等背信行为多发,社会危害严重的实际情况,为发挥刑法对公民行为价值取向的引领作用,拟对刑法作出如下补充:
    一是,修改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犯罪规定,将证件的范围扩大到护照、社会保障卡、驾驶证等证件;同时将买卖居民身份证、护照等证件的行为以及使用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护照等证件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修正案草案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
    二是,增加规定组织考试作弊等犯罪。将在国家规定的考试中,组织考生作弊的,为他人提供作弊器材的,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试题、答案的,以及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考试等破坏考试秩序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修正案草案第三十二条)
    三是,增加规定虚假诉讼犯罪。将为谋取不正当利益,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严重妨害司法秩序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修正案草案第三十三条)


    (七)加强社会治理,维护社会秩序
    针对当前社会治安方面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拟对刑法作以下修改:

    一是,进一步完善惩治扰乱社会秩序犯罪的规定,主要 是:第一,修改危险驾驶罪,增加危险驾驶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修正案草案第七条)。第二,修改抢夺罪,将多次抢夺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修正案草案第十九 条)。第三,将生产、销售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修正案草案第二十二条)。第四,将多次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经处罚后仍不改正,造成严重 后果的行为和多次组织、资助他人非法聚集,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修正案草案第二十八条)。第五,修改完善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 破坏法律实施罪,加大对情节特别严重行为的惩治力度,同时对情节较轻的规定相应的刑罚(修正案草案第三十条)。

    二是,为保障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完善 刑法有关规定。主要是:第一,将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 者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规定为犯罪(修正案草案第三十四条)。第二,修改扰乱法庭秩序罪,在原规定的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殴打司法工作人员等行为的基础上, 将殴打诉讼参与人以及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等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增加规定为犯罪(修正案草案第三十五条)。第 三,进一步完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规定,增加一档刑罚,并增加单位犯罪的规定(修正案草案第三十六条)。

    三是,针对当前毒品犯罪形势严峻的实际情况和惩治犯罪的需要,拟对生产、运输易制毒化学品的行为作出专门规定。(修正案草案第三十七条)

    在调研和征求意见过程中,司法机关和有关方面还提出了其他一些修改刑法的建议。考虑到这些问题各方面认识还不一致,需要进一步研究论证,未列入本草案。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与刑法有关条文对照表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与刑法有关条文对照表
刑法原条文
修正案(九)草案

  一、在刑法第三十七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十七条之一:因利用职业便利实施犯罪,或者实施违背职业要求的特定义务的犯罪被判处刑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五年内从事相关职业。
     “被禁止从事相关职业的犯罪分子违反人民法院依照前款规定作出的决定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处罚;情节严重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对其从事相关职业另有禁止或者限制性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五十条 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
  二、将刑法第五十条第一款修改为: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
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查证属实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
     对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对其限制减刑。
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执行死刑;对于故意犯罪未执行死刑的,死刑缓期执行的期间重新计算,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备案。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三、将刑法第五十三条修改为: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决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九条 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
  四、在刑法第六十九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
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原第二款作为第三款。
  第一百二十条 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组织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犯前款罪并实施杀人、爆炸、绑架等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五、将刑法第一百二十条修改为: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组织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其他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可以并处罚金。
     “犯前款罪并实施杀人、爆炸、绑架等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六、在刑法第一百二十条之一后增加四条,作为第一百二十条之二、第一百二十条之三、第一百二十条之四、第一百二十条之五:

  “第一百二十条之二 以制作资料、散发资料、发布信息、当面讲授等方式或者通过音频视频、信息网络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或者煽动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一百二十条之三 利用极端主义煽动、胁迫群众破坏国家法律确立的婚姻、司法、教育、社会管理等制度实施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一百二十条之四 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物品、图书、音频视频资料,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第一百二十条之五 明知他人有恐怖活动犯罪、极端主义犯罪行为,在司法机关向其调查

有关情况、收集有关证据时,拒绝提供,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 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七、将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修改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一)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
     “(二)醉酒驾驶机动车的;
     “(三)在公路上从事客运业务,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
     “(四)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的。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一百五十一条 走私武器、弹药、核材料或者伪造的货币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国家禁止出口的文物、
  八、将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修改为:走私武器、弹药、核材料或者伪造的货币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黄金、白银和其他贵重金属或者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珍贵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珍稀植物及其制品等国家禁止进出口的其他货物、物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本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条各款的规定处罚。

  第一百六十四条 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以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为谋取不正当商业利益,给予外国公职人员或者国际公共组
  九、将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一款修改为: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以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织官员以财物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一百七十条 伪造货币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伪造货币集团的首要分子;
     (二)伪造货币数额特别巨大的;
     (三)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
  十、将刑法第一百七十条修改为:伪造货币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伪造货币集团的首要分子;
     “(二)伪造货币数额特别巨大的;
     “(三)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
  第一百九十九条 犯本节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之罪,数额特别巨大并且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十一、删去刑法第一百九十九条。
  (第一百九十二条 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二百三十七条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十二、将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修改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二百四十一条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强行与
  十三、将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六款修改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
其发生性关系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并有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又出卖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二百四十六条 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
  十四、在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通过信息网络实施第一款规定的行为,被害人向人民法院告诉,但提供证据确有困难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协助。
  第二百五十一条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十五、在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以暴力、胁迫等方式强制他人在公共场所穿着、佩戴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服饰、标志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 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十六、将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修改为:违反国家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未经公民本人同意,向他人出售或者非法提供其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单位犯前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第二百六十条 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款罪,告诉的才处理。
  十七、将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三款修改为:第一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被虐待的人没有能力告诉,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无法告诉的除外。

  十八、在刑法第二百六十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六十条之一: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六十七条 抢夺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十九、将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一款修改为:抢夺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抢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
  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二百八十条 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十、将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三款修改为:伪造、变造、买卖居民身份证、护照、社会保障卡、驾驶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十一、在刑法第二百八十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八十条之一:在依照国家规定应当提供真实身份的活动中,使用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护照、驾驶证等证件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八十三条 非法生产、销售窃听、窃照等专用间谍器材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二十二、将刑法第二百八十三条修改为:非法生产、销售专用间谍器材或者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百八十五条 违反国家规定,侵入国家事务、国防建设、尖端科学技术领域的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违反国家规定,侵入前款规定以外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或者采用其他技术手段,获取该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或者对该计算机信息系统实施非法控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提供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或者明知他人实施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违法犯罪行为而为其提供程序、工具,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二十三、在刑法第二百八十五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单位犯前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第二百八十六条 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进行删除、修改、增加、干扰,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后果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违反国家规定,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或者传输的数据和应用程序进行删除、修改、增加的操作,后果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制作、传播计算机病毒等破坏性程序,影响计算机系统正常运行,后果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二十四、在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中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单位犯前三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二十五、在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八十六条之一: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通知采取改正措施而拒绝执行,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致使违法信息大量传

播的;
     “(二)致使用户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
     “(三)致使刑事犯罪证据灭失,严重妨害司法机关依法追究犯罪的;
     “(四)有其他严重情节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二十六、在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后增加二条,作为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
     “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 利用信息网络实施下列行为之一,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设立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的;
     “(二)发布制作、销售毒品、枪支、淫秽物品等违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违法犯罪信息的;

  “(三)为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的。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单位犯第一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 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单位犯第一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第二百八十八条 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
  二十七、将刑法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一款修改为:违反国家规
(站),或者擅自占用频率,经责令停止使用后拒不停止使用,干扰无线电通讯正常进行,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定,擅自设置、使用无线电台(站),或者擅自使用无线电频率,干扰无线电通讯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百九十条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致使国家机关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二十八、在刑法第二百九十条中增加二款,作为第三款、第四款:多次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经处罚后仍不改正,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多次组织、资助他人非法聚集,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 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编
  二十九、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警
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情、灾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三百条 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蒙骗他人,致人死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奸淫妇女、诈骗财物的,分别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三十、将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修改为: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第三百零二条 盗窃、侮辱尸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三十一、将刑法第三百零二条修改为:盗窃、侮辱、故意毁坏尸体、尸骨、骨灰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三十二、在刑法第三百零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零四条之一:在国家规定的考试中,组织考生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为他人实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三十三、在刑法第三百零七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零七条之一:为谋取不正当利益,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严重妨害司法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侵占他人财产

或者逃避合法债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从重处罚。
     “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与他人共同实施前两款行为的,从重处罚;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

  三十四、在刑法第三百零八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零八条之一: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泄露依法不公开审理的案件中不应当公开的信息,造成信息公开传播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有前款行为,泄露国家秘密的,依照本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公开披露、报道第一款规定的案件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零九条 聚众哄闹、冲击法庭,或者殴打司法工作人员,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三十五、将刑法第三百零九条修改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一)聚众哄闹、冲击法庭的;
     “(二)殴打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的;
     “(三)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或者诉讼参与人,不听法庭制止的;
     “(四)有其他严重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
  第三百一十三条 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三十六、将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修改为: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第三百五十条 违反国家规定,非法运输、携带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或者配剂进出境的,或者违反国家规定,在境内非法买卖上述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数量大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明知他人制造毒品而为其提供前款规定的物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三十七、将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第二款修改为: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生产、买卖、运输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配剂,或者携带上述物品进出境,情节较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明知他人制造毒品而为其生产、买卖、运输前款规定的物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
  第三百五十八条 组织他人卖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组织他人卖淫,情节严重的;
     (二)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
  三十八、将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修改为:组织、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组织、强迫未成年人卖淫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犯前两款罪,并有杀害、伤害、强奸、绑架等犯罪行为的,依
  (三)强迫多人卖淫或者多次强迫他人卖淫的;
     (四)强奸后迫使卖淫的;
     (五)造成被强迫卖淫的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为组织卖淫的人招募、运送人员或者有其他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为组织卖淫的人招募、运送人员或者有其他协助组织他人卖淫行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八十三条 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二)个人贪污数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十万元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
  三十九、将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修改为: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
     “(一)贪污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给予处分。
     “(二)贪污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个人贪污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的,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个人贪污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一万元,犯罪后有悔改表现、积极退赃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给予行政处分。
     (四)个人贪污数额不满五千元,情节较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较轻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酌情给予行政处分。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三)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对多次贪污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贪污数额处罚。
     “犯第一款罪,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有第(一)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有第(二)项、第(三)项规定情形的,可以从轻处罚。

  四十、在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二: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或者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其近亲属以及其他与其关系密切的人行贿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

重大损失的,处二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三百九十条 对犯行贿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因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情节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四十一、将刑法第三百九十条修改为:对犯行贿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因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情节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检举揭发行为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三百九十一条 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以财物的,或者在经济往来中,违反
  四十二、将刑法第三百九十一条第一款修改为: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以
国家规定,给予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财物的,或者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第三百九十二条 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介绍贿赂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介绍贿赂行为的,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四十三、将刑法第三百九十二条第一款修改为: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第三百九十三条 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回扣、手续费,情节严重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因行贿取得的违法所得归个人所有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四十四、将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条修改为: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回扣、手续费,情节严重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因行贿取得的违法所得归个人所有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四百二十六条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指挥人员或者值班、值勤人员执行职务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致人重伤、死亡的,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战时从重处罚。
  四十五、将刑法第四百二十六条修改为: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指挥人员或者值班、值勤人员执行职务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战时从重处罚。
  第四百三十三条 战时造谣惑众,动摇军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勾结敌人造谣惑众,动摇军心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可以判处死刑。
  四十六、将刑法第四百三十三条修改为:战时造谣惑众,动摇军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四十七、本修正案自    日起施行。